所来径

【阿所有话说】之《轮回》真的是一个大错特错的坑和请假单……

很长的一段废话……

————————————————————

 所有看阿所文的小伙伴们,如题所说,《轮回》真的是个大坑,她真的已经把阿所坑得肝脑涂地语无伦次了!

最早的时候,好像是大家都想看看如果齐晗和君三回到了现代会是一个怎样的故事……然后阿所就想啊想,咦?要不要再安排一个穿越呢?哦!这个想法简直太棒了!阿所一拍脑袋,就在群里跟小伙伴们说了!哇,那简直……大家都兴奋得嗷嗷叫!

但是阿所想了又想,觉得这里面的事情有点复杂。因为如果齐晗到了现代,他肯定不会坐视君三郁郁而终啊;既然不会坐视,那么肯定要做点什么啊?既然做了,做成了,那君三自然就不用死了啊?不用死就不用穿越了啊?

啊哦,一个到底的巨坑来了,不用穿越的话,中州的故事岂不是全部都要烟消云散?

基于这个“轮回”的思考,阿所果断放弃了现代的故事!

这整个的过程,很多群里的小伙伴都是经历了的,对不对?

后来想想,君三可以穿回去啊,那不就可以了?!

可是,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阿所,其实也是最后君三问晗儿的那个问题:如果君三在华夏已经没有了心结,那就意味着他已经接受了君氏和宁氏,那么,华夏和中州,君三到底要怎么选?

这个问题对君三来说,太残忍了!

真的,太残忍了!

当初,阿所脑袋一抽开始写《轮回》,但是因为上面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得到合理的答案,多少个午夜,我坐在电脑前,苦苦思索而不果。真的,《轮回》的整个过程中,只有“后悔”这一种情绪始终困扰着我;甚至让我几度想要放弃,鸽了算了!后来,好不容易想到了“做梦”这样一个设定,其中艰难,真真说来一包泪!

但是小伙伴们似乎看得很高兴,其实你们并不知道阿所每一次敲字都觉得……不那么愉快!

所以,当小伙伴们热情洋溢,

说:哇,学英语太难啦,彦小宸肯定要栽!——哦,那好吧,就让彦小宸栽在英语上吧!

说:哇,让哥哥当老师继续揍彦小宸吧!——哦,那好吧,哥哥就去了百川当老师!

说:哇,太虐了啊,要糖啊!——哦,那好吧,过年发个巨额红包就当发糖了!

甚至的甚至,阿所还借了风风有关“零”专业的梗!

小伙伴们,一个作者顺着读者的思路走,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啊!这说明她自己没有思路,她对整篇文没有掌控,她对人物的未来走向充满了迷茫!

所以,从一开始,《轮回》就不应该开始!

至少,不应该在阿所毫无准备的时候开始,不应该在阿所连结局都没有想好的时候时候开始!

《君临》洋洋八十万字,其实在晗儿初入别院的时候,他们最后的结局我已经定好了。所以无论有多少小伙伴陈情,阿所依然让齐晗登基为帝,这也成为了《君临》最大的意难平。但是对于作者的阿所来说,这一路虽长,走得却异常坚定!

但是《轮回》不一样,阿所走不下去了。虽说结尾已经写完,但是阿所自己很不满意,黾勉为之,不过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

 

在这里,阿所谈谈为什么《轮回》这么难写:

 

第一,齐晗和君三的身份问题。

《轮回》依然走的是xj的路子,但是大家发现吗?齐晗已经出师为帝,他由中州的君三一手教养,学识、品德、能力几乎完美,所以,面对实际年龄与他差不多的君三(时间线的凌乱也是阿所思路凌乱的表现之一,下文我会详述)时,那种“师”与“生”的关系已经荡然无存!这是阿所一路写下来最痛苦的地方,没有之一!

xj文没有xj的点,小伙伴们,你们还看什么?

所以你们看到的,好像是一个更加成熟的齐晗自讨苦吃一般地把自己送到暴躁、易怒偏偏又弱不禁风的君三手底下。这是惩、是罚、是虐,但不是教不是诫。

很遗憾,这很违背阿所写文的宗旨,阿所真的写不来这样的情节。

所以,生拉硬拽的xj感,让阿所异常痛苦。

 

第二、便是君三的仇恨。

其实可能也有小伙伴发现了,好像君氏也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怎么就让君三恨之欲其死呢?不就是小时候忽略了一下吗?也没断他吃喝、也没虐待他!阿所之所以没写这些情节,是因为阿所是亲妈啊!我真的不忍心写这些情节啊!其实这一点,和上面一条的性质是一样的。不管是阿所不忍心虐君三,还是觉得写这样的情节真的非我所长,总之,君三之所以对君氏和宁氏仇深似海的铺垫,实在是不堪一击。

这里,还要多谢小伙伴们对阿所的爱,没有给我拆穿。

 

第三、是写作的体验。

说实话,阿所自信于自己编故事的能力,但是目前网络对于训诫文真的很不宽容。那些阿所怎么都想不到的词语,一遍又一遍的卡着文,直到我把它修得面目全非了才给过——说实话,那些文已经全然没有了看点。其所谓“清水版”,真的是很无奈啊!阿所喜欢写训诫,是希望那些被命运赋予了不公的“弱者”可以得到最纯粹的关爱和教导,然后回以最纯粹的感恩与信赖——就像晗儿和君三。纵然成长的过程之中会有痛苦、挣扎,相伴于不可或缺的疼痛,但是心始终是安定的,所以也应该是幸福的吧。

只是如今,真的不允许其实并不算太过分的挨打情节吧。

这对于阿所这样的作者来来说,真是釜底抽薪。

有小伙伴说,那要不发群里吧。

但是阿所到底还是俗人一个,喜欢看评论、喜欢看心心,也喜欢要票票——不为多少利益,只是一种写下去的动力而已。

 

第四、阿所的状态

上面三点原因很重要,然后加上阿所自己的原因,这一段时间真的很懈怠。有时候明明很有时间,脑袋里也有一些情节一些桥段,可是阿所宁愿窝在在沙发里半梦半醒地刷动漫,也不想坐在电脑前码字。

真是对不起大家。

但是,或许人过而立,人生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然后就真的就想躺平。过去,每天六小时的睡眠对阿所来说已经足够,熬夜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我舍不得睡,因为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包括写文。可是现在,别说躺下,即便坐下也能犯困想睡,什么事情都没有睡觉重要。

阿所真的暂时没有写作的状态了。《轮回》另外一版的结局,我开了个头,但是写着写着就不想写,很可怕的状态,但是……无法改变。

 

最后,最后的最后。

还是跟所有的喜欢阿所的文的小伙伴们道个歉,阿所想要要离开一段时间,躺平、看书、运动,也许会想想有什么新故事,有朝一日卷土重来。我也会暗戳戳在网上看文,看看那些写文的大神们如何和审核斗智斗勇!厚积而薄发,也许,阿所这两年写了一点东西,把本来就不多的那些“积累”都用完了,呵呵呵……

不要问阿所什么时候回来,请你们一定要相信,阿所爱你们,爱君三、爱晗儿,爱还在坑里的夏凡、念华和楚羽,也爱还没有出现的儿子们。

所以,这段时间,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只是江湖路虽远,但兴之所至,这里,也是阿所另外一故乡。

小伙伴们,愿你们学业有成、工作顺利、家庭幸福……

阿所暂别大家,后会有期……

————————————————————

感谢大家看完了阿所的这段唠叨

也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真的,很感谢!


【穿越版结局】067、华夏的结束

这一版的设定是:君彦宸和阿威真的穿越走了,而君默宁依然没有追上……

————————————————————————

飞机在东海上空一圈又一圈地盘旋着,好似无论如何都不愿相信那两个人就这样消失在茫茫沧海之中,更消失在漫漫人世之上!

战机的通讯器一直在响,可是飞机却像一个固执的孩子,久久不愿返航,直到日上中天,直到日暮西垂……

战机几乎是在最后一刻凳上陆地。

“爷!”楚汉生卸下装备跳下飞机,长时间的飞翔让他的手脚都麻木了,但是他依然强忍着悲伤和少年卓祁一起搀扶着君默宁下了飞机。

君默宁很平静,苍白的平静。他缓缓地走到海边,任涨起的潮水漫过脚背又漫过膝盖。多少年来他无数次面对沧海,却从来没有如同这一刻般觉得自己的渺小和无力。

那个明明无比弱小偏偏无比强势的少年,就在这里来了,又走了……

“你到底是谁?来自哪里?又去往何方?”君默宁平静的眼眸望向沧海深处,好像要透过这片墨蓝的海天看到另一个世界,“如果世间有一处是他的来处,那么请求上苍给君默宁指一条……可以找他的路……”

楚汉生站在君默宁身后侧,听到这若有似无的喃喃自语,不禁悲从中来;而少年卓祁,早已泣不成声!

治雪的工作尚未结束,作为接替君彦宸的人,君默宁连夜离开东海之滨回到卫通千峰山。一路上,他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雪白的雪映着苍白的脸,一路无言。

辗转几番,一行三人到了千峰山脚下,没想到迎面碰上了君少殷和秦羽夫妻二人。他们已经得知了千峰山雪崩的整个过程,也知道君默宁一直在找人,此刻见到他一路风尘的回来,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秦羽扑上来一把抓着君默宁的双手手臂,身高的差异让这个温婉宽容的女子仰视着他丈夫和原配妻子的孩子,颤声问道:“彦宁……你弟弟呢?”

只有她始终称呼君默宁为“彦宁”,就好像这个孩子从未被逐出家门一样,所以除了君彦宸以外,秦羽是君默宁接受的君氏的第一个人。

君少殷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妻子身后,殷切地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怀着愧疚的长子身上。

看了看秦羽又看了看君少殷,君默宁无力摇头,他朝着秦羽屈膝跪倒,秦羽也顺着他的力量蹲跪下来。君默宁张了几次口,终于还是说道:“秦姨,对不起……”

秦羽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确认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几个呼吸之后,失去了唯一的孩子的母亲软软地晕了过去。

众人手忙脚乱地扶秦羽进休息室休息,只留下君默宁跪在原地,楚汉生站在他身后默默地守护着。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君少殷从休息室出来,他缓步走到跪着的长子面前,弯腰将他扶起,通红的双眼充满了悲伤。他伸出手,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理了理长子湿乱的鬓发,说道:“宁儿……这件事……不怪你!治雪是宸儿职责所在,天灾降临,我们都……鞭长莫及……只可怜你秦姨今生唯有宸儿一子,往后余生,你这个做哥哥的,要替你弟弟……孝顺她……”

看着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下去的君少殷说完这番话已泪流满面,过去多少恩怨纠葛,在真正失去所爱面前显得那么幼稚而可笑;而面对此情此境的君默宁,心痛得像被生生剜去了一块!

苍天缺漏尚可炼石以填,心缺了一块……可有妙手去补?

数日不眠不休,早就不堪负荷的君默宁一口心血喷涌而出,整个人摔倒在君少殷怀里……

再醒来已是三天后了,君默宁看到床角上高高吊着的营养液,也看到床尾正在发呆的年轻女子。这里是他的住所,是京华的君府。

天终于放晴了,天边的一轮弦月弯弯在大灾之后显得分外柔和——是的,再过几天就是除夕了……

时刻注意着动静的段知瑾转头看到君默宁醒了,白净的脸上露出微微的喜悦,柔和的灯光下,女子几步走到床头,蹲下身体柔声问道:“哥,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君默宁看着她,缓缓摇头。

段知瑾心中略微放下,却又想到了什么,眼里很快氤氲了泪水,她咬了咬唇问道:“哥……彦宸……真的找不到了?”

君默宁顿了顿,再度缓缓摇头。

段知瑾转过头捂着嘴泣不成声。

其实她已经知道雪崩的整个过程,也知道救援队挖了几天也没挖到人,只是段知瑾不死心,她不相信好像无所不能的君彦宸就这样葬送在一场雪崩里!所以她要像君默宁求证,她一定要求证!

听他哭了一会儿,君默宁自己挣扎着从被子里坐起来,安慰道:“别哭了……事已至此……我们还是祝福他顺利到达彼岸吧……”

段知瑾直觉上觉得哥哥说的话有些奇怪,可仔细一想好像又没什么问题,年轻女子擦干眼泪强忍悲痛道:“哥,秦姨和君二爷已经回陵川了,他们说要给彦宸……立一个衣冠冢,希望他……魂归祖陵……您的兄长君彦霖今天傍晚到了君府,说是来接您回陵川。”

君彦霖是君氏如今的组长君少夏的长子,是“彦”字辈主支嫡长,由他出面接回君默宁,预示着君氏切切实实已经接受了他。

“嗯。”君默宁不置可否地回应了一句,没有了君彦宸的君氏……于他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一件事……”说完君氏的段知瑾突然有些犹豫道。

君默宁转眼看着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等着她说。

段知瑾鼓了股勇气说道:“下个月……妈……就要出狱了……哥哥……能去接一下她吗?”天知道段知瑾鼓了多大勇气才说出这句话,大哥与君氏的关系到底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但是宁氏……这些年来他始终不愿见宁语,段知瑾丝毫没有信心君默宁会答应她的请求。

谁知道君默宁听了她的话,略略看了她一眼,平静道:“这件事……我来安排……”

段知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天后,君默宁随同君彦霖来到陵川君氏祖宅,君彦宸的墓地已经选好,就在君氏祖陵一片松林苍翠的山头。

东海之事始终只有夏凡和君默宁、楚汉生、卓祁四人知晓,因而,君彦宸被判定为因公殉职,不但国主颁发国主令嘉奖,连夏凡和华祁睿都出面祭拜;卓祁更是以君彦宸唯一弟子的身份披麻戴孝。

衣冠冢及祭祀仪式完成之后,君少夏和君少殷二人又带着君默宁去了君天恒墓前,老人临终也没有见君默宁最后一面,却到底松口让他回了君氏族谱,也算是变相地承认了君默宁这个“背祖叛宗”的君氏子弟。

老人墓前,君默宁恭敬叩首,如果这是君彦宸最希望看到的局面,他愿意放下一切执念,与君氏和解,与宁氏和解,也与自己和解。

忙完了君彦宸的后事,华夏历2028年的春节也过去了;所有一切的事情都将重新回到正轨,万事万物变换轮转,日升月落乍暖还寒,冬去春来大地复苏……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三月,亲自去接宁语出狱之后,君默宁又替她安排好了处所和照顾她身体的人;段知瑾目前还在京华大学英语系读研究生,她想在毕业之后去百川做老师,未婚夫宋遐迩自然是无条件支持;对于段知瑾和君默宁能够如此相处,他不知又多高兴。

替君彦宸高兴!

四月清明,君少殷、宁语和君默宁三人一起来到陈默墓前祭拜,看着墓碑上温婉陈默的女子,三人深深鞠躬。

完成了这些事情之后,君默宁就抛下了一切,只带着少年卓祁去寻找九星连珠的线索。三年间,二人踏遍华夏山川,几乎拜访了所有世家,从那些尘封了百年甚至千年的故纸堆中寻找一星半点的线索。

只可惜,上千个日日夜夜过去了,依然一无所获……

直到夏凡带着他们回了一趟师门,君默宁才彻底死心。没有人知道这个刚过而立的男子在轮回石中看到了些什么,只有一直等候在外的夏凡和卓祁看到了他眼中浓得化不开的悲伤和凄绝。

然后,他回到京华,依旧担负起了华夏海军的重任,一边教导卓祁,一边在君少殷和秦羽的安排下娶妻生子。

一年后,君默宁的长子出生,起名君思彦;又两年后,他为次子起名秦念宸。

他每年都会去东海,短则几日长则一两个月,渐渐长大的君思彦和秦念宸曾经问过他们的父亲为何年年到此;彼时,这个一辈子叱咤东海的父亲告诉他的儿子门,他在等一个人,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但是……他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等到他回来……

后来,君默宁身边的老人们一个一个地过世,连汉生都在一次围剿毒枭的任务中英勇牺牲了;而孩子们则渐渐长大,用他们年轻而有力的肩膀承担起了整个华夏。

白发苍苍的君默宁向新国主华祁睿提交了辞呈,携妻子秦婉归隐东海之滨……

至此,我们的华夏的故事就缓缓落幕了……

——————————————————————

想知道君彦宸穿回到哪一年什么情况下吗?彩蛋告诉你

下一章名为《中州的开始》,阿所会尽快写出


069、一晌贪欢(尾声,又见尾声)

越写越精神系列……

—————————————————————

两日后,熙平三年八月十五,中秋。

云中山山脚的别院里,三少君默宁躺在摇椅上晒太阳,秋日柔暖的阳光洒在他舒朗的眉间,好像群山绵延,天高地广。

楚汉生直直地站在摇椅后侧,铁塔一般,这是他的位置,永远是他的位置。他的眼神偶尔会略过摇椅前跪着的那个身影,平日的心疼、怜惜此刻都看不见,大汉的眼睛里竟是从未有过的冷漠。

侍卫统领秦风醒了,只是精神还是有些恍惚,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他站在距离榕树五步之遥的地方,看着院里的三个人,依然有些茫然。

齐晗跪着,端正地跪着,双手里捧着鞭子端正地跪着。秋日的寒凉之气已经充斥在呼吸之间,但是若仔细看,年轻帝王的额角早已冷汗俨然。

“汉生,别为难晗儿了……你打了他两天,不心疼吗?”君默宁睁开眼睛,看着跟前恭敬请罚的年轻帝王,而立之年的男子眼神平和澄澈,映着秋日白草红叶黄花,仿佛万事随风。

“不心疼。”大师父冷冰冰硬邦邦地说。

君默宁笑道:“不过大梦一场,你又何必计较?”

“他该庆幸……这只是一场梦!”楚汉生这一次竟是前所未有的执拗,“当日他扔下所有人一走了之,写哪里是担当?这根本就是不负责任!他怎么知道爷……”

“汉生!”楚汉生的话被君默宁出口打断,“既是一场梦,又何必执著?我都已经放下了,你还放不下吗?”

楚汉生没有再说话,但是无论眼神、表情、姿态都表明,他并没有放下,也不愿放下。

齐晗举着鞭子的双手颤了颤,然后轻轻缓缓放了下来——请罚未果放下诫具,这是极少有的情况,但是他真的很想、很想看看先生。

君默宁依然躺在躺椅上,一场大梦让他重新经历了那七年,不管真、不管假,梦里的君默宁终于还是放下了对父母的执念,缺失了二十二年的亲情空白也被填补。而这一切都应该感谢一个人:

君彦宸。

或者是……齐晗?

“晗儿。”君默宁微微侧目,唤道。

“弟子在。”齐晗应道,眼神凄然。

“你知道你师父为何生你气?要重罚于你?”君默宁看着年轻帝王,平和问道。

“晗儿……愚钝……不知……”这一场梦境,齐晗是第一个醒来的,他并不知道他和“阿威”离开华夏之后发生了什么。当日九星连珠,容不得他有所安排——其实,即便他有时间也不会安排。因为不管是“兄长”君默宁还是夏华,都是对一切洞若观火的智者,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而九星连珠千年难遇,他必须要走,就只能走得毫无征兆!

君默宁看着迷惘的小徒弟,说道:“晗儿,先生在你离开华夏之后……过得很好……位高权重、家庭美满,子孙满堂、寿终正寝……这些,都是因你而成。”

“梦里……谢谢你。”君默宁诚挚道。

齐晗双目微红,无言叩首。

“你师父说得对,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庆幸……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好梦。”君默宁继续说道,“因为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晗儿,先生就会失去在中州的一切……家人、朋友……和你……”

“晗儿,在那场梦里,你是唯一一个知道因果的人,那么请你告诉先生,当我获得华夏的一切时就意味着失去中州的一切,这件事……对我君默宁来说,真的是救赎吗?如果有朝一日因缘宿命让我得知这一切,这对我来说……何其残忍?”

齐晗怔怔听着,无声泪流,原来他自以为是的牺牲,对于先生来说不过是另一种剜心之痛罢了!

“先生……”

“那真是一场好梦……我贪恋梦境久久不愿醒来;而秦风……”君默宁的目光转向忠诚守卫的侍卫头领,笑道,“竟不知怎的也被拉入梦境,同你我一起经历了这一场生……”

齐晗也转头看着两辈子都只有被自己连累的命的秦风,眼中渐有笑意。他知道先生定然还有未竟之言,比如当日他在弥蒙中所说的“终于找到”是怎么回事、又比如师父刚才没有说完的话又是什么?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先生既不愿多说,那么这些疑问便让他像这一场梦一样,随着记忆慢慢流逝吧……

其实在很早以前,先生就曾教导过自己:人生中最珍贵的,不是未曾得到的,也不是已经失去了,而是当下所拥有的。

就连先生自己都已经放下了前生的执念,他齐晗又何必苦苦执著?

“嘎嘎嘎”湛蓝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雁鸣,四人俱都抬首,便见一群北雁正南归……

摇椅上的君默宁嘴角含笑,他不会告诉齐晗,在“君彦宸”离开之后数年之间,他踏遍千山万水、查遍华夏能查的书籍和资料,企图找出九星连珠的奥秘;查询未果之后,他便年年重回东海,长则一两个月,短则几天,也不做什么,只是枯坐、瞭望。

直到他看着妹妹段知瑾结婚生子;看着楚东海、梁若离长大成人;他自己也在君少殷和秦羽的安排下娶了秦家的秦婉,生了长子君思彦、次子秦念宸。

后来,君彦宸的小徒弟卓祁辅佐华祁睿振兴华夏;后来,楚汉生在一次海上围剿毒枭的任务中英勇殉职;后来,他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离他而去……

后来,他白发苍苍告老离职,携老妻常住东海之滨……

雁鸣又起,年轻的帝王听见他的先生轻声说道: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君临天下》后传:轮回   【完结】


多谢一路同行的小伙伴们,鞠躬!


068、梦里不知身是客

这一章……阿所一字一句都写的很认真

——————————————————————

秦风的梦话让齐晗悚然而惊!

秦风是从小陪伴他的侍卫,他为什么会知道华夏的阿威?!为什么会说同阿威一样的话?

难道……他也做了同样的梦?

只是在梦里……秦风变成了默军阿威?

站起来的齐晗重新坐下,闭着眼睛揉了揉额角,随后他勉强自己镇定下来问道:“秦统领还有什么话吗?”

赵野垂首道:“启禀皇上,秦统领今早稍有清醒的时候吩咐了这一句,之后就又有些昏沉,没有别的话了。”

“你先下去吧。”

“是,卑下告退。”赵野抱拳行礼,起身后退几步之后,转身走出御书房。

齐晗又一个人在御书房坐了一会儿,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不能把自己的烦恼带进别院——稍稍安排好政务之后又去侍卫休息的地方看了秦风。就如御医所说,好像只是被梦魇住了。

会是和自己同样的梦吗?那为什么他很轻易地就醒了过来,而秦风却迟迟未醒?御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齐晗没有久呆,只嘱咐赵野好好照顾秦风,之后便离宫前往云中山。

秋日,天高云淡。宫外的空气都似乎泛着自由,萧萧落叶不觉萧条,倒是有几分化作春泥的气节。先生说的对,日升月落花开花谢,不过都是大自然的规律罢了,景语情欲,说到底还是看景人的悲喜。

“驾!”一匹骏马在官道上一骑绝尘,马上的白衣男子芝兰玉树卓尔不群,一路吸引目光无数。

很快,他就到了云中山脚,到了多少年来魂牵梦萦的此间桃源。远山连绵,深秋里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叶片交织成一片璀璨的秋意,先生向来喜欢秋天,沉静却不乏热烈,旷达又藏着肃杀。

便如其人。

齐晗心中默念所学五行八卦,身形在一片落叶成阵的竹林中如穿花绕树一般循着某种特定的轨迹前行,不多一会儿,竹林便尽了,入眼处一片宽阔的场地,场地另一头是一扇小小的院门。

当年的当年,他便是穿过了这扇门,然后获得了新生。

齐晗把马拴在竹林里,快走几步穿过空地来到门前。他抬起手敲了两下门,却不料简陋的木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齐晗定了定呼吸,推门而进。

熟悉的院子熟悉的场景,石桌石凳,一条蜿蜒的卵石路,两侧本来是种了花草的,只是一直疏于打理,时近深秋,荒烟蔓草,平添几许凄凉。

早年间,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自从那年被先生之下断了生机,便渐渐凋零。不知何时,那棵枯木被移除了,眼前这棵……瞧着树龄,也该有五六年光景了。

齐晗轻轻地把手覆在树干上,树皮粗糙的纹理和质地显示出树的年轻和生机。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种树容易,育人……却难……

从齐晗进门到走至榕树下仅有短短时间,这时,一个魁梧威严的身影打开了主卧的门,跨出门口之后又转身关上。

齐晗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惊喜道:“师父,真的是您!先生也回来了吗?”

楚汉生站在廊下看着院子里榕树下的年轻帝王,对他的问题听而不闻,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师父的眼神太过陌生,陌生得好像在看另一个人。

齐晗这才发现,师父楚汉生此刻竟无比憔悴!师父比先生年长九岁,如今正是春秋鼎盛的不惑之龄,怎么会……像突然间苍老了十年一般!

“师父……”

“我该叫你晗儿还是……彦宸?”

楚汉生一句话,让齐晗的心在瞬间好像要跳出胸膛一般!师父……师父也知道君彦宸?!师父也做了那个梦?梦里有师父,那……

先生呢?

齐晗发自内心地惊恐着,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明明只是一场长长的梦,为什么……为什么秦风会在梦里?师父也在梦里?是因为……九星连珠?

还是那宿命般的执念?

看着他的眼神和表情,楚汉生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那个梦……哪里是梦!是剜心的刀穿膛的箭,一招一式都冲着最弱最痛的死泬!

楚汉生转身走到东厢,很快又走了出来,手里拿着被卷成数圈的一根通体漆黑的……长鞭!他从廊下走下台阶,将手里的刑具轻轻一抖,一米多长的鞭子发出“呼”的一声响,激起了地上一片尘埃。

“师父……”齐晗呆愣愣地看着从小把他护在手心里的伟岸汉子,心像石臼被碾过,他上前两步,掀袍跪地深深叩首,之后直起腰问道,“先生呢?”

“黄粱一梦……可还记得规矩?”楚汉生并不答话,居高临下看着跪地的齐晗的眼神没有了过去的温和柔暖,取而代之的事一份失望的冷然。

师父从来不为别的事情对自己动手!十四年相处,齐晗对楚汉生的了解不比先生君默宁少,今次,定然又是为了……先生!

今日的齐晗到底已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他清楚地感知到师父的怒意,他不想让自己的任何举动再惹师父不快!强行掩下对先生的担心,齐晗再次叩首言道:“回师父,晗儿记得规矩。”

齐晗动手解开自己的腰带,脱下外袍,连带雪白的亵衣一起脱了放在脚边;随后他膝行转身,把披散在背上的墨黑长发撩至胸前,露出了光洁的脊背。

师父要打他便受着,只希望他受了家法之后可以获悉先生的消息。

齐晗的乖觉并没有取悦楚汉生,反倒是让他想起了梦境里的一些场景。不同的躯体同一灵魂,用同样的方法同样的手段,狠狠地往人心上扎刀子!

一念及此,楚汉生高高地扬起了长鞭,只听“啪”一声呼啸入耳,凌厉的鞭锋瞬间带走一层油皮,密密的血点子欢呼雀跃地狂欢着。

齐晗疼得眼前一黑,膝下死死顶着青砖地面,微微弯下的脊背很快拔直。

“啪”!

同样的痕迹被平行着映在第一条伤痕下方,好似用尺子量过似的,清晰地体现出执边人对力道的掌控已经臻于化境。

齐晗额头发根里的冷汗细细密密地冒了出来,秋日有些寒凉的风吹在身上,却丝毫也带不走鞭锋落处的痛楚煎熬。

鞭子抽打的声音在这间院落的空旷的上空回响,鞭下的人却只是死死守着“无声无避无自伤”的严苛规矩,不为别的,只求一份谅解——

纵然,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三十下鞭子在齐晗脊背之上刻出了三十道纵横交错的血痕,齐晗第一次挨师父的鞭子,一次,便终身难忘!

稍等了几个呼吸,齐晗自己也缓过了那口气,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他连忙跪着转过身,一把拉住了什么求恳道:“师父,求您……让晗儿见见先生……”

染血的长鞭被齐晗握在手中,年轻帝王常年握笔握剑的手并不细腻,却有力。楚汉生微一用力抽出长鞭,齐晗手里一阵火辣,疼得他浑身都颤了颤。

“叫你来就是让你见爷的……”楚汉生把鞭子环成几圈拿在手里,转过身背对着齐晗说道,“衣服穿好跟我进来。”

“是,谢师父!”齐晗不敢耽搁,好似又遭了一遍家法似的穿戴好。在这段时间里,楚汉生已经重新走上回廊推门进了君默宁的房间,齐晗默默地缓了缓背上泼油一般的痛楚,咬着唇齿膝行上前。院子、台阶、回廊,最后到了君默宁房间。

正弯腰替床上的男子擦去额头冷汗的楚汉生眼角余光看到他的所为,暗暗责怪自己的疏忽,却又恼恨明明把规矩道理刻在骨子里的人,为什么伤起人来如此心狠手辣!

齐晗膝行上前跪在床榻不远处,他身量已长,即便跪着也清楚地看到了床上的人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深深下陷的眼窝和双颊好似被什么可怕的东西抽取了生机似的!

齐晗难以置信地望向楚汉生,为什么他风华绝代的先生会如此奄奄一息地躺在别院里!

楚汉生似是不欲多言,可是有些事必定要说清楚。他让开了位置示意齐晗上前,自己则站在他身后看着床上的男子说道:

“两日前我和爷从江南一路策马回京,爷说要在这里跟你过个中秋……爷高兴,他说他的晗儿……也要做父亲了……”孔武的汉子想起当日君默宁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眼里的喜悦,心中更加刺痛,“可是当晚,爷就发了病症!我也睡死了!直到昨天晚上才勉强醒过来……醒来之后就一直听见爷在喊……”

楚汉生看着跪在脚踏上的年轻帝王,恨声道:“在喊……‘彦宸’!”

齐晗心如刀绞。

他颤颤地伸出手,紧紧地握住先生骨节分明的手——就是这双手,牵着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仿佛心有所感,昏迷了两天两夜的君默宁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往日里洞若观火的眼神此刻显出迷茫和混沌。接着,他看着齐晗微微笑着,眼角却有泪珠滑落,道:

“彦宸,哥哥……终于……找到你了……”

——————————————————————

彩蛋继续……你们懂的……


【阿所有话说】之123楼

专门嘿大家开个楼回123吧

过去也有这种情况,但是不多

这两章开始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了😂

就像有个小伙伴说过

打开看到几十几十的回复很开心

结果一看全是1230就有些辣眼睛了

我知道很多小伙伴123刷了票也是送给阿所的

嘿嘿嘿

那就在这里刷吧

送别的大大也行

文后请大家留下嘴想说的话

可好?

以上,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你们的陪伴是阿所写作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