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158、青丝如雪

这章没彩蛋~

————————————————

房间里,廖无期和易楚云都有些担心地看着君默宁,君默宁笑道:“看什么,他总要知道的,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听他这样说,易楚云道了声是,行礼告退;廖无期张了张口,也转身走了。

廖无期先出的门,看到一身白衣的少年站在门口,神情有些压抑的着急和担忧;初冬明媚和暖的阳光下,他一身朝气散发着如莹玉般的温润气韵。

“廖爷……”齐晗看到此刻的廖无期不禁大吃一惊,数日不见,这个向来潇洒不羁的杀手楼楼主,怎会如此憔悴不堪?

廖无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道:“进去吧,你先生在等你……对了,他全身筋脉未复……这个……你懂的,就是你之前受过的那种……所以,不要让他太激动,你自己……也不要太激动,啊,乖……”

齐晗被廖无期三言两语说得心里颤颤,这次治伤,先生没有动针,那为什么先生会筋脉受创?行针之痛?先生为什么会受行针之痛?

“廖爷……”齐晗张口想问,廖无期却已经带着易楚云转身走了。

齐晗心里的不安越发明显,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很沉却也很稳、很有力,终于,他伸出手,轻轻推开房门。

只一眼,齐晗就全然崩溃!

床上半坐的人正闭目休息,听到响声,也没有睁开眼睛。

齐晗全身瘫软地扶着门框进了门,之后却再没有半分力气再走一步,他软软地跪倒,不似平日里挺腰直背的端正跪姿,而是整个人蜷缩在地,泣不成声!

少年时候,他读过“朝为青丝暮成雪”、读过“蜡炬成灰泪始干”,他何曾想过有朝一日,他高山仰止的先生,会在风华正茂的年纪,一、夜、白、头!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这个只会闯祸的该死的不孝弟子!

齐晗想把自己蜷缩起来,越小越好,直到不存在!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君默宁睁开眼睛看着他,任凭他嚎哭、发泄,他无力、也不想打断他心疼的小徒弟此刻的伤心……

许久之后,哭声渐息,君默宁轻声唤道:“晗儿……你过来……”

向来霸气无双的男子,此刻声音沙哑,透着深深的疲惫和无力;而于齐晗来说,却仿佛天外惊雷!

一场哭泣,少年红肿着双眼跪直身子,一步一步膝行而上,越近,那满头如雪的银丝便如千万根利箭,刺穿肺腑。他的泪,流得更加汹涌。

跪到近前,齐晗一头磕在地上,再不能起身。

“别哭了,快十九岁的大孩子了。你先生十九那会儿,落霞山烧了,还做了你一年多先生了……”君默宁笑着说道。

齐晗哭得更伤心。

“是不是……如今你恢复了功力,先生的话都可以不听了……”君默宁见他依然哭,疲惫的声音里终于透出三分不耐。

“晗儿不敢!”齐晗倏然而起,直身而跪,压抑住哭泣之声,泪水却怎么收都收不了。

“功课都做完了?”

“回先生,没……没有……”齐晗抹了把泪,垂下头。

“呵……”君默宁轻笑,“还说不敢不听话,布置给你的功课都能懈怠马虎……”

齐晗摇头道:“先生,晗儿实在担心……晗儿不敢狡辩,没做完的功课,晗儿回头就去记清楚,待先生好了,请您加倍责罚……”

君默宁哪里有这个精力去追究功课的事,给他布置了不过也就是拖延时间罢了。他虚虚笑道:“这件事以后再说。之前跟你说过有件事要跟你说,你仔细听好……”

“是,先生。”齐晗稳了稳情绪,跪端正了。

“上次你服用了续心丹……是有后患的,”君默宁说道,“两度心脉受到重创,本该有死无生,我强行逆天改命,也不过给你争取一年之期……一年之后,若无良方,晗儿,先生就永远失去你了……”

齐晗全然愣住了。

“我发动晏天楼所有的力量,去寻找传说中的几种草药,耗半年之功依然一无所获。我等不起了,之前让你饱尝行针之苦,也是为了这一次你的筋脉可以勉强适应我的内息。你的武功本就是我教的,同宗同源必然事半功倍……”

君默宁精力不济,齐晗连忙起身倒水,小心翼翼地喂他喝下,说道:“先生,您先休息吧,晗儿……晗儿会听话的……”

君默宁摇头道:“内息运行周天本不难,可是你心脉不通,内息到处便如绝壑。晗儿,纵然我强要了廖无期一半功力,也依然只是给你搭了一座桥,能否顺利通过还要看你自己……给你的功课里有一份心诀,从今天起,你必须每日勤练不得少于二十周天,少一天就翻倍领藤条……若是连少三天,晗儿,你就永远别再认我这个先生!”

齐晗吓得连连摇头叩首道:“晗儿决计不敢懈怠,晗儿不敢!”

“嗯……”君默宁实在累了,语声渐弱道,“你不必太过自责,我内力虚耗过度,只要勤加修习,慢慢会好的……至于这满头白发……也会好的……”

齐晗看他累了,连忙起身轻手轻脚地安顿他躺下,触手所及满头白发,齐晗眼中又有泪水氤氲。他狠狠地用袖子擦了,心中决不允许自己再哭。

又在床边守了一会儿,看君默宁已经睡熟了,齐晗才离开房间。在院子里,他遇上了前来探视的易舒云。

齐晗看着他,问道:“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易舒云看到他红肿的双眼,点头,“前辈吩咐了,暂时不要让你知道……”

齐晗不再说话,‘嗯’了一声,抬脚走了。易舒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他觉得齐晗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之后,齐晗索性把自己的住处搬到了静室旁边的小房间里,每日早早起身梳洗,继而就去给君默宁请安;然后伺候他洗漱用餐,他的态度沉默却不容置疑,起初君默宁还想着不让他做,后来看他这样也就由他去了。

伺候完君默宁,齐晗才自己草草吃了,就到院子里熬药;一个半时辰的药,文火煎上之后,他回到房里早就安置好的角落里,心无旁骛地把隐龙心诀运行二十周天。起初速度控制得不好,不是太快就是太慢,君默宁给他调整了几次,才调整到了一个合适的速度。

下午,天气好的时候,君默宁依然喜欢在院子里晒太阳打盹儿——这是在别院的时候就养成的‘恶习’。这时候,齐晗就叫上君亦晞,一边教授他基础的功课,一边完成前几日没有完成的抄书、练字——自然是翻了倍的。

齐晗对不羁的廖无期也是心存感激,日常生活照顾得很周到,让这个杀手头子感慨着是不是也去收个乖乖徒弟。可转而一想,收了徒弟还要教啊,要操心啊,说不定还要赔了一身内力啊啥的,廖无期顿时打了个冷颤,顺带打消了这个念头。

冬日的寒冷已经笼罩了整个西川,君默宁气虚体弱,早早披上了狐裘。他向来强大潇洒,哪里穿过这么多衣服,面对齐晗恭敬却绝不妥协的神态,君先生不知第几次妥协,直到徒弟把自己裹成一个白绒绒的——球!

漫天飞舞的大雪里,齐晗难得“允许”自家先生在廊下坐“一会儿”。白衣白发脸色也还挺白的君先生懒懒地窝在暖榻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大徒弟教小徒弟。

厚厚的积雪被剑气激荡而起,少年矫健的身影翻飞如燕。

君默宁安然地闭上眼睛打盹儿。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评论(63)

热度(86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