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06、认错

彩蛋第6章。票场人场,捧起来!

————————————————————————————

第二天早上,楚汉生走进君默宁的房间,简单的床柜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用作了书房。“爷,”楚汉生对着书桌后的人微微行礼道,“距航程来看,我们只要七天就能回大陆。只是现在夏天,用水量太大,中间还是需要补充一次淡水。”

船上虽然有海水净化系统,但是五百多人的每天的用水量实在太过庞大。

君默宁点点头,简单说道:“你安排吧。”

“是,”楚汉生领命道,“这条航线天罚号走过很多次,按照行程,最近的小岛就在阿木索,明天晚上就能到了。”

“好,不着急。”君默宁道。

不着急,是因为所有的计划都已经设定完毕,回到陆上之日,便是风雨开始之时。眼前的年轻人从被迫离家之日开始策划这一切,十年了,终于到了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的时候了。

楚汉生看着年轻团长苍白消瘦的脸庞,心中叹息。凌大夫曾经评价少年团长“无情恰是多情”,该是很中肯了吧:父母家族伤他至深,如今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想到那些环环相扣的局,楚汉生知道,君默宁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后路。

在房间里呆久了也觉得憋闷,布置好事情的君默宁起身走出房间,他喜欢在船头上看天看海,仿佛永远也看不够。

楚汉生默默地跟在后面。

没有战事的军舰甲板上,一队一队的默军已经开始日常的操练,黑底的跑道,白色的引航线在烈日下照得晃眼。看到君默宁和楚汉生缓步走来,默军士兵们都投来虔诚、敬仰的目光——正是这个人,让他们拥有了胜利者的人生。

另一边的停机坪上,几架战斗机正在维修,维修人员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君墨宁用人向来不疑,本身的性格也淡漠,自也没有上前打声招呼问问进度的风格。

默军上下都习惯于他们团长的人如其名,只肃立问好之后,便重新投入工作。

一路过去都无事,却在经过最后一架战机的时候,看到前方一个人穿着默军军服,带着手铐脚镣,顶着一个几乎要闪瞎来人的大光头,正在“哼哧哼哧”地拖着地!

君默宁停住脚步,皱眉,眼中泛着厌恶的情绪,问道:“你给他剃的?”

楚汉生也是惊讶,君彦宸是问自己借过剪刀没错,小兔崽子还把自己当成Tony师傅,楚统领当即生气了,扔下剪刀纱布就走了。

谁料想,他竟然把自己剃成了光头!

“不是,他自己弄的。”楚汉生自然不背这个锅。

听得对话的齐晗转过身来,强迫自己不要习惯性地跪地请安,看到先生和师父的眼神,也知道他们如何嫌弃自己如今的样子!可是,他也没办法,那一头红毛简直丑的天怒人怨,想他堂堂中州国君,怎能顶着这一头鸡毛?

虽然他幼承庭训,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那谁让现在这副身子并不是他熙平帝齐晗的呢!剪了就剪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卤蛋似的样子了。

齐晗心虚地摸了摸光溜溜的脑门儿,除了一手的汗什么也没有,他更加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不知所措起来。

其实,天罚号上光头的默军不少,只是君默宁特别看不上眼前这人罢了。

“蠢货!”无比直白地骂了一句,年轻团长提步就走。

楚汉生看到他双手腕子上的纱布,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之后,也跟着走了。

“先生!”齐晗突然想到什么,出声呼唤,可是又意识到这个称呼的特殊性,马上改口道,“哥……我……”

“啪!”一声脆响在齐晗左脸上炸开,力道重得他根本站不住,倒在地上顺着惯性接连翻了几个身才停下来,左边耳朵都在嗡嗡作响!

齐晗费力地撑起来,还没跪实,头顶已经传来冷酷的声音道:“不要让我听到那个字,你配吗?”

齐晗跪实了,这本不该是他承受的,可是又该是他承受的。

在中州之时,他受尽先生恩泽,即便以帝王之尊执弟子之礼,也始终觉得欠了先生太多太多无法偿还!那么此刻,他占据了这具身体,拥有这样的身份,他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挽回些什么?以此偿还先生深恩于万一?

比如……

他先生这辈子痛苦的命运……

抽完人的君默宁又转身要走,他真的是一眼都不想看到眼前这个人!

“我知道错了!”昨天早上挨的一巴掌没有消除印子,今日又是一巴掌,齐晗顶着肿得有些夸张的左脸,大声道,“十四年前的事,彦宸知道错了!兄长怎么责罚我……呜!”

“我跟你说了你不配!听不懂人话?”君默宁一声怒喝,再次一巴掌把人掀翻在地!“认错?你又什么资格认错?”怒吼完的君默宁自己脚下踉跄后退一步,楚汉生连忙伸手扶住。

这是爷的头痛之症又犯了!除了白衣凌梧,没有人比楚汉生更加了解君默宁的身体状况。

“爷息怒……”楚汉生轻声道。

在这个间隙里,齐晗已经眼冒金星地跪起来,口齿不清地说道:“您……罚彦宸吧……怎样都可以……”

“罚你?”君默宁几乎把整个身体都倚靠在楚汉生身上,可是脸上的神情依然冷酷而嘲讽,“不用。我没那么闲。你要死就自己跳下去。”

齐晗眼里溢出沉痛,这已经是先生第二次要君彦宸死,看来那个叫陈默的女子对先生来说真的太过重要……可是,他终究失去了她……

齐晗不再往后想,而是利落地起身,在脚镣允许的范围之内义无反顾地朝船舷处跑去——看他的架势,没有人怀疑他的决心!

“君……”楚汉生只来得及叫出一个字,却因为搀扶着君默宁而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日前刚刚在海水里被拖了一整宿的年轻人,翻过栏杆坠入茫茫大海!

随着遥远而清晰的“哗啦”一声响,楚汉生扶着君默宁朝天罚号舰船上的默军士兵吼道:“来人!快救人!”

吼完顿觉手中重量又增,才发现君默宁脸色煞白几乎无法站立!

“爷!”楚汉生揪心叫了一声,连忙对正在过来的一个默军兄弟道,“快去叫凌大夫,快!”

高个儿汉子刹车转身一气呵成,跑去凌梧所住的居所。

凌梧来得很快,照例又是几根银针下去,白衣大夫的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欠奉。回程在即,他知道这两日君默宁的情绪波动会很大,却没想到,前两日刚刚调理好的病症,这么快又来势汹汹地犯了!

到底怎么回事!

接着,凌大夫就看到孔武有力的壮汉架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吊船上下来,用力拍出了一肚子的海水之后,把他拖到了距离君默宁船头的躺椅不远的地方。

“咳咳咳……”齐晗还在咳,咳出的海水中夹杂着缕缕血丝。

“你疯了!真不要命了!”已经把君默宁安顿在躺椅上,楚汉生朝着地上的年轻人怒喝,要不是看到他异常狼狈的脸颊,他都恨不得巴掌扇过去!

齐晗当然没疯,他也舍不得就这样死去,他水性很好,跳下去除了受点内伤吃点苦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如果这样做能稍稍化解先生心中的怨念,他愿意跳一次海。

齐晗没有回答,一边咳一边勉力撑跪了起来,对着躺椅上的人问道:“很抱歉……没死成……咳咳咳咳……”

一阵令人揪心的咳嗽之后,他又颤颤问道:“您……有一点点……消气吗?”


评论(135)

热度(118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