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159、楚大个子来了

这章没有彩蛋!

————————————————————

又一日清晨,冬日的大雪覆盖了屋顶、草木、村庄,目力所及,一片银装素裹的白雪世界。天,干冷干冷的,风倒不大,雪花不紧不慢地飞舞着。

君默宁所住的静室里,上好的金丝炭日以继夜地烧着,令整个房间暖意融融。老大清早,齐晗就进门请安,随后服侍君默宁洗漱穿戴。

“外面还在下雪啊,听说擎天堡有个聆月台,看雪景不错,今天我去看看……”话音未落,齐晗已经抿了嘴跪下了。

得,想法不通过!

君大先生几日来想要出门走走的美好愿望都被徒弟以这种沉默而坚定的方式否定了,泥菩萨都有三分气性,更何况是横行霸道二十年的君三少。

“行!我不出去!今天你给我走四十周!”君先生赌气发话,所谓‘四十周’,就是运行心诀四十周天,最近,君先生常用这个‘责罚’徒弟。

“是,先生。”齐晗暗中翘了嘴角,起身继续给先生穿戴。

君默宁气鼓鼓的哈着白气。

齐晗乖乖行完四十周天已时近正午,服侍君默宁用饭之后,他就匆匆去找易舒云商量西川市面的一些事情。民乱刚过,还是有很多无辜的百姓受到牵连,冬日难熬,君默宁发下钦差钧令,令西川各地官府保障百姓平安过冬;而晏天楼和纵天教则是在暗中调度,以确保万无一失。

闲来无事,君默宁照常运功几个周天之后,索性就在榻上小憩,不消一会儿就睡了过去。君亦晞自齐晗离开之后就顶替了他,一旁照顾着。

小半个时辰之后,门外传来脚步声和谈话声,君亦晞听出是廖无期那个咋呼咋呼的,连忙率先开门出去,却见到他正陪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

君亦晞认得他,是楚汉生,楚爷。

见礼过后,楚汉生问道:“廖爷,你一路都支支吾吾的,爷呢?”

人都到了门口,显然是瞒不过去了,廖无期只好无奈地指了指房门,却一只手紧紧抓着楚汉生的胳膊,道:“进去了你千万别激动,他现在精神不好,你也不要吵他……汉生!”

越听越心惊的楚汉生根本没有耐心听完廖无期的话,动作迅捷地推开房门,声音却放得很轻。

廖无期朝着君亦晞耸耸肩,无奈道:“楚大个子比君三还要吓人,你看着吧,这一次他铁定要发疯……”

话音刚落,楚汉生已经风一样冲将出来,一把拎着廖无期的领子就把他推到了廊柱上!铁汉楚爷红着眼睛嘶声问道:“廖无期!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啊?为什么!”

“咳咳咳……你先放开我……”廖无期的脖子被勒得生疼,勉强挣脱铁钳一般的大手之后,才喘着气解释了这一切的因由。因为害怕像上次一样传错话引起误会,这一次,廖无期老老实实复述事实,一点都没有添油加醋。

正在廖无期尽量具体而中肯地陈述事实的时候,商量完事情的齐晗正好回到小院,他一脸惊喜地唤道:“师父!”

早已怒火中烧的楚汉生转头看到他,迎上去就是一巴掌!齐晗毫无防备,翻身跌倒在厚厚的雪地上!他捂着脸惊惧地看着从小疼爱他的师父,不知所措。

“楚大个子!”廖无期连忙上前道,“你家爷都没怪亦晗,君三不是说你是最疼……”

“廖爷,这是我们的家务事!”楚汉生冷冷地打断廖无期,一把掐住齐晗的肩膀,不由分说地将他推进了小房间。

廖无期站在纷飞的大雪中,喃喃道:“我……我没说错话吧……”

齐晗功力已复,可是面对楚汉生,丝毫也不敢动用,只任凭他铁钳一样的手钳制着骨骼分明的肩膀,一时酸痛交加,也不敢出声言语。

进门之后,楚汉生一把把齐晗掼倒在床上,扬起巴掌就抽!边抽打边训道:“我以为你乖!好啊,才多久不见,就敢说这样的话!叫你不懂事!不懂事……”

楚汉生向来以外功见长,一双大手沉稳有力,如今打在身后,有一种炸裂一般的痛楚!齐晗手里紧紧抓着被子,已然明白师父也是因着自己那句话而生气,想到当时情境之下的脱口而出,纵然他确实没有那层意思,可是听来何其刺耳!

 “师父……晗儿知错了……”狂风骤雨般的巴掌里,齐晗夹着哭腔认错。

不过片刻功夫,楚汉生已经甩出几十下,听到齐晗乖巧认错,却非但没有平息他的怒意,反而更加拱起了火。是,平日里,他就是如此乖巧,却在那样一个时候,说出伤人肺腑的话!

“错就受着!趴着别动!”楚汉生能够稳定人心的声音里裹挟着从未有过的怒意,起身往门外走。

怕是找教训自己的东西了……齐晗咬着唇想,师父听着转述都能气成这样,那先生听见那句话的刹那,心,该有多疼多难过……

正在大雪中萧瑟慨叹的廖无期突然看见楚汉生怒气冲冲地出来,大步走到院子里的一丛慈竹旁,随手捋下几根又细又长的枝条;三两下摘了沾满积雪的叶片,只剩下三四根细如柳条的青茎。

随后,楚汉生再次裹着风雪刮进了门。

廖无期咽了咽口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同样有些吓呆的君亦晞说道:“不行了,楚大个子真的疯了……我得去找君三救他宝贝徒弟了……”

楚汉生进了门,带进一阵寒凉的风雪。他看到齐晗趴着,已经解了腰带。

“叫你别动听不懂?!果然是不听话了!”一句话喝停了齐晗的动作,楚汉生几步上前,抬手就抽!四根细长的枝条夹杂着凌厉和怒意,瞬间抽出四道血痕!

“啊……唔!”齐晗猛然痛呼出声,身后本就挨了几十下沉重的巴掌而肿着,继而几道尖锐的痛楚袭来,他常挨藤条,可是这种尖细的痛楚竟比藤条还凌厉。

还有楚汉生的话,比刑具更沉重。

“师父……晗儿不敢不听话,不敢气先生……晗儿没有,晗儿没有……师父!”师父的责打他可以受,可是这样的话他受不起!他说错话,可是没有用错心,他对先生没有怨怼!

被适才看到的景象勾起了怒意的楚爷楚汉生,根本不听齐晗的解释,他只知道他家爷疼到骨子里的齐晗,说了让他伤心的话!

他了解自家爷,既然把齐晗放在了心里,齐晗的感受就是他最在意的事情!齐晗怕针,爷就不用针!拼着性命给他治好了伤,一夜白头不说,多年来一身内力涓滴不胜

所以他怎么能不生齐晗的气!

楚汉生狠着心狠着手一鞭一鞭落下手里的枝条,一下就是四条血痕!爷已经变了,相爷、夫人还有自己时不时地劝解已然让他对过去对待齐晗的方式有所反思,可谁知,他刚刚露出心底的柔软,就遭受了这么狠厉的一击!

如此想着,楚汉生下手更厉!

齐晗趴在床上,嘴里死死咬着被子,冷汗、泪水奔涌而出!他疼,身后像火烧一样的疼;可是他的心更疼,师父从来最了解先生,是不是先生真的被他伤了,却还要反过来开解自己……

静室里,廖无期终于叫醒了迷迷糊糊的君默宁,火烧火燎道:“三儿,你快醒醒吧!楚大个子来了,正在隔壁打孩子!”

 


评论(36)

热度(766)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