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22、交换(清水版)

昨晚就写好了,吞得我心碎神伤加吐血~~~阿所需要安慰~~~

可能有小伙伴只看到了一半,现在补齐了啊

————————————————————

君彦宸并不太适应这种场合下先生的用词表达,较之在别院时的正式和肃然,以及先生身上所传达出的威压和凝沉,此刻的先生——其实是兄长,显得更为情绪化,对他也没有为师的垂范姿态。但是不管怎样,都不会影响他对先生的崇敬之心。

“是……”君彦宸微微躬身之后起来,到自己的客房里请规矩——过去可没这份优待,跪下请罚了还能再起身。

书房里,君默宁看着君彦宸起身出门,又扫了一眼那张令人嫌恶的答题纸,心里有些莫名的复杂。对于自己和君彦宸的关系,他第一次觉得有些恍惚和迷茫,不是曾经是那么恨他吗?怎么又走到了今天?

东西取来了——四把戒尺和一把藤条,插在一个木质圆桶中,君彦宸不确定今天会挨怎样的打,挨多少挨多重,这些东西自然不能和别院与无音阁的檀木板子和百年老藤相比,他需要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放好了桶子,君彦宸从里面抽了一把戒尺来到书桌前跪下,挺腰拔背,身体的重量大多集中在两个膝盖上;双手高高举起,掌心向上,托举着分量并不重的戒尺。

这是请罚的规矩,不管过多少年穿越几个时空,君彦宸都做得无比熟稔。

“请先生责罚。”君彦宸的声音不响,却字字清晰。

君默宁看着他的姿态微微皱眉,刚才那句话多少带点赌气和轻率,却不料引来少年如此郑重的请罚,他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看不懂他了。转而,这个从来不怎么讲规矩的海上霸主冷笑,他倒要看看,君彦宸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我不想给你拍灰,懂?”君默宁上前接过高度刚刚好的戒尺,点了点宽大的书桌说道。在他的预估之中,这样的要求多半是要被拒绝的,十六岁的半大少年,脸面比命重要!

谁料跪着的少年垂首应是,站起身……手肘撑到书桌上。这样一副恭敬而虔诚的态度,把自己送到了无法预知的惩戒之下。

君默宁双眉皱得更紧,他感觉自己得到了挑衅,少年的态度越是谦恭驯服,这种感觉越是明显!

“哼!就算把卷子扔地上踩,怕也不止这个分数!”君默宁再次被答题纸上那个“3”刺瞎了双眼,冷笑道,“现在乖觉给谁看!故意给老师制造麻烦是不是很开心!”

“啪”!第一下戒尺上身宣告了这一场惩戒的开始,继而,连番的尺子甩落下来,声音清脆,痛楚俨然。

君彦宸手肘撑着桌面,安安静静地挨打。到底不是中州那些拿在手里都觉沉重的诫具,默默挨打的少年并不觉得太重;只是也决然算不得轻,毕竟先生的手劲摆在那里。

戒尺挥了二十下,君默宁看着被打的地方变了颜色,可是戒尺下的人好像没什么动静,他侧头看过垂着头的少年,看不到正脸,只看到鬓边挂着几颗经营的汗滴。

是不疼?还是强撑?

君默宁双眉成川,捋了捋握着戒尺的右手衣袖,几乎加重了数倍的力道挥下!

刚刚稍得喘息的君彦宸不会认为惩戒已经结束,但到底也没想到这第二十一下会是如此猛烈的打!他整个人向前一冲,狠狠地撞在桌沿上,少年本能地一口咬住了下唇把即将脱口的惨吟锁死在喉间……

一口气尚未缓过,第二十二下追命一般咬了上来!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什么诫具什么数量都不重要,先生想要罚的想要让你痛的,从来都不会因为这些原因而有所改变!

牙齿咬着下唇、手肘抵着桌面,君彦宸死死地守着受罚的规矩,即使疼得浑身颤抖,到底没有动一下,出一声!

戒尺打到三十下,停了。

身子的颤抖没有停。

君默宁看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的地方,突然问道:“不疼?”

勉强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找回了呼吸的节奏,君彦宸松开咬出了深深痕迹的唇齿,颤抖着声音道:“回先生……疼……”

很疼,不是第一次感受这样的疼,可是再熟悉,也依然疼。

“那为什么不叫?为什么不躲?”耳边传来这样的问题,不是故意的讽刺,听着的确像不明白、不理解。

叫?躲?君彦宸在中州学的规矩里,没有这样两个字!君氏家法:无声无避无自伤,犯者重来,过三翻倍。他熬了多少次家法才把规矩刻进了骨子里,又怎敢去犯?

“彦宸……不敢……喊叫躲闪……惹您生气……”

“很好。”君默宁摸了摸光滑的戒尺,很满意这样的规矩,不用折腾,更不会被吵得令人心情烦躁,“既是不敢,那就好好守着。若是犯了……我可要加罚的!”

不是加罚,是重来。眼睛被冷汗刺痛的君彦宸在心里默默说,嘴上回道:“是……先生……”

话音刚落,身后的捶楚再次袭来,君彦宸自觉已禁锢不住那份痛吟,遂一口咬住了露在外面的小臂,两条腿钉子一般绷紧钉住地面,然后生生受着不间断的责打。

他不知道先生打算打多少,他唯有尽自己所能,守住规矩。

突然两下重抽,君彦宸一时没撑住,整个上半身砸在下去,脑袋磕在桌面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这一下砸得他眼前一黑,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如雨一样的冷汗带出了身体,连魂魄都有叛逃出去的迹象!

君彦宸从来都没有想过,在他入主中州这么多年轻之后,还会被先生一顿戒尺打得守不住规矩!

君默宁自然也看到了突然倒下的人,他伸出手想要去扶,却不料倒下的人比他还快得再次撑了起来!

隔了三五个呼吸之后,他还率先开口道:“彦宸知错……先生……重来……”

“打了多少?”君默宁发现整个晚上,他的眉几乎没有松开过。

“四……四十……二……”

“原来你还清醒着!”君默宁冷笑道,“我还以为你被打傻了说出‘重来’两个字!”随着这句话,戒尺被“啪”一下扔在书桌上,成功地激起桌上人的颤抖和瑟缩。

“你给自己定了90分,如今时日未到,我也不多打你,折半计算可还行?”扔了戒尺又拿起被嫌弃到无以复加的答题纸,刷刷刷几笔签下一个龙飞凤舞的名字,君默宁把答题纸放在君默宁手边,继续说道,“我说话算话,一顿打换一个签名,是值还是亏你自己衡量。”

还趴在桌上缓着疼的君彦宸颤颤地用手指抚过签名,扯动着嘴角微微笑了一下,说道:“自然……是值的……谢先生……”

好似被这个结果注入了几分力量,他终于缓过了那份痛到连魂魄都似乎要抽离的痛,慢慢、慢慢地撑了起来。本就没有干的冷汗又追了一层出来,君彦宸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收回被桌上的水杯黏了过去的目光。

他颤巍巍地一手撑在桌沿上,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正在喝茶的君默宁道:“先生……彦宸想说几句话……可以吗?”

“你说。”君默宁放下茶杯,看着像从水里捞起来的人。脸色发白,嘴唇上一道深得隐隐泛着血色的痕迹……

“彦宸……能跪着说吗?我……我站不住了……”君彦宸的手离不开桌沿,一旦离开就要倒下。

君默宁点头。

“谢……先生……”君彦宸扯动嘴角笑了笑,眼里露出真心的感激,随后踉踉跄跄地跪下,挺直了腰背。

“先生……”他的嗓音有些嘶哑,“彦宸不敢故意给老师……找麻烦……这些题我是认真做的,只是……”他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那张答题纸,垂首道,“我真的不懂……不会……”

“先生,您……能教教彦宸吗?”少年跪着仰起头,眼里流露着刺人心肺的希冀。

评论(299)

热度(1329)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