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41、那个孩子

给即将期末考试的小伙伴们,预祝大家考试顺利,成绩优异!

————————————————————

夏园,主楼书房。

夏凡定定地跪在红木地板上,放空的眼神显示着他已经跪了不短的时间。正午时分,外间的暑热已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这间书房里却是无比阴凉,阴凉得甚至有些寒意。

书房门开着,华凊矍铄的身影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发现里面长跪的人一点反应也无,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加重脚步跨入门内。

长随华凊的影子一样的男子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口,不去打扰这对父子的相处。

“在想什么?反省还是发呆?”华凊经过罚跪的人,语气波澜不惊地问道。

夏凡回过神来笑道:“爹,我都跪了六天了,如果还想不明白,岂不是要蠢死了!”自华凊上周日介入君氏一案,夏凡便每日都要罚跪两个小时,还不算给华凊请安、问话时的礼节。

“你不蠢……”华凊也笑,意态轻松,“你只是杀伐惯了,忘了这世间伦理罢了。”所以君默宁要收拾君氏,他就给钱给人给装备,全然忘记了那些人是君默宁的父族和母族,是他一身血脉的源处。

相似的经历让夏凡借着国家的名义,清醒地纵容着。

已经反省透彻的黑老大坦然承认道,“我知道默宁的事是我没处理好……老爹,您罚我我心服!无论如何,这次的事……我替默宁……谢谢您!”

说完,夏凡深深地叩首及地,他知道君默宁心里未必会感激华凊;但是眼前的局面对那个孤身漂泊于沧海的年轻人来说,确实已是最好的结局。

起身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封信,夏凡看了华凊一眼双手接过展开信纸,只一眼,便无比惊异,随后他几乎全程带着这种情绪看完了整封信,并久久不发一言。

华凊很耐心地等着。

信是君彦宸写的,落款时间是6月17日,周五;然后在19日的傍晚,少年在青山别馆一招绞杀了罗、王两个财务!

合着还是道双保险!怪不得自家老爹说他活得还不如个孩子!孩子!特么哪个孩子敢写这样的信把他亲哥卖了个底儿朝天!然后顺手又把他亲哥最大的筹码送上了天!

默宁要是见到这封信,拼着再吐血三升也肯定是要抽死这小畜生的!

事实证明,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曾经也整天叫嚣着要诛杀生父的夏老大在不久之后看到了那个小畜生的考场作文,才知道他卖的不仅是他亲哥,连他亲爹亲爷爷都一起卖了个精光!

君氏!可真是积了大德了!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把信交还给华凊,夏凡苦笑道:“爹就是因为这封信才插手了这次的事?”连劝说君默宁的话都几乎原封不动地照搬了信上的说辞!

“还需要别的理由吗?”华凊难得怼了儿子一句,仔细收好了信,弯腰扶起因为长跪而膝盖肿得不行的夏凡,继续说道,“等君氏的事情全部了结之后,你安排一下,我想见见这个孩子……如果有可能,我想把他安排到你叔叔身边去……”

今日被震惊得三魂七魄有些错位的夏老大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谁能料想,那个被他哥说扔下海就扔下海,饿着肚子给他们做饭吃,在院子里被抽得死去活来的二十四孝弟弟,竟然是个扮猪吃虎釜底抽薪一招绝杀的狠货!

至于他老爹要把这么个白切黑的狠角色收到笼中来……他夏老大快意江湖,这种事情不归他管……这么想着,他突然很同情君默宁了;转而又觉得自己的弟弟小羽真的是……很乖很乖了!

当天下午,在夏园修养了几天的君默宁向夏凡辞行,不管结果如何,君氏之事到底已经尘埃落定,再无翻转的可能。

夏凡少有地语重心长地对脸色依然不太好的年轻人说道:“默宁,当日我应君氏之请去海边救君彦宸,才知道你已经准备如此充分;我不忍劝你收手……其实,是我这个做兄长的不够称职……你听我说完。我爹的话你可以好好想想,即便为着自己的往后余生……”

“兄长!”君默宁还是打断了夏凡的话,说道,“默宁……知道了。”

被打断了话夏凡也不以为意,他本来也不擅长婆婆妈妈地劝导人,只是对君默宁这个年轻人的感觉实在太过复杂罢了。

君默宁走了,他拒绝了凌梧的跟随,只带着楚汉生一前一后离开了夏园。

夏凡站在院墙边的树荫下,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心里想着过了今日,不知他会不会与自己疏远……

只是……

算了,还能有什么只是呢?本来他帮助君默宁收拾宁氏,一则宁氏坐大,对国主华凌来说成了掣肘;二则,也是他对君默宁这个小兄弟无原则无底线的纵容和宠溺——谁让他合了自己的眼缘?

谁料宁氏一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君默宁的身体彻底走向了破败!而他在复仇这条路上也已经走了太远太远……

所谓一步错步步错,说的就是夏凡对君默宁的纵容吧。本想着让这个被自己困住的年轻人发泄出心中郁气重获新生,哪怕赔上两个京华氏族也在所不惜,谁料想,到底是把他送入了万丈深渊——如今,但愿一切能够重新开始吧。

至于信的事要不要告诉君默宁,夏凡转身回去的时候想了想,还是算了,老爹要用那个小家伙,还是给他留条命吧……

天气有些阴沉沉的,多日凝结的云气终于有些承受不住重量而有了要滴落的趋势;风不摇,树不动,倦鸟归巢,鱼潜水底,似乎天地万物都归于沉寂——在这样一个山雨欲来的初夏的傍晚时分。

君默宁偕同楚汉生,终于在离开数日之后重新回到青山别馆。

进门第一眼,他们就看到了跪在院子里的那个少年。阿威和两个默军站在不远处,等候着。

君彦宸上午拿到了这次的期末考试成绩,除却已经公布的之外,语文145分,数学130分,英语92分,历史依然是满分。也就是说,除了数学少了5分之外,其余科目都完美地达成了当日他自己预定下的目标;甚至还有作文满分的额外惊喜。

按照过去君四少本尊的惨不忍睹的成绩来看,这着实是一份值得骄傲的成绩单了。可是今日注定是得不了表扬的……君彦宸直直地跪着,手臂伸直掌心向上平托着那把紫檀木的戒尺,微微颤抖的手臂显示着这个动作已经维持了不短的时间,只是不知道还将持续多长时间。

少年的表情平静而安详,他不知道先生在夏园有没有看到他写给华老先生的信,也不知道今日会遇到怎样的情形,所以他更加无法预料他和先生之间会走向怎样的结局……或许他会承受先生无边的怒火,依着过去的量刑标准,这桩桩件件的事由,舍了这一身皮肉也不一定能够抵偿;又或许……

正思量间,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少年的心猛然间跳得极快——这是深深地植根在灵魂中的敬畏所产生的本能的反应。

“先……”

脚步声经过旁侧,君彦宸“先”字未曾完整出口,手中一轻,戒尺已被取走。他略略抬头,僵硬的脖子用酸痛提出抗议。

“谁拿出来的?”君默宁握着戒尺淡淡问,紫檀木沉沉的质感从掌心传来,一如此刻戒尺主人的情绪。

阿威上前说道:“爷……我……少爷求我……”

“汉生,”君默宁无比平静地打断道,“抽他一百鞭子,送回老家看大门去。”老家就是默军的基地,如今默军解散,那地方也暂时闲置了,也就是说,阿威只能在那个山坳里跟鱼聊天了。

“是!爷!”

汉生不敢有任何疑异,他隐晦地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少年,一把扯过傻了眼的光长个子不长脑子的倒霉蛋阿威,拖着他去行刑去了。

一百鞭子,能要了他半条命!

只是,谁让这倒霉蛋永远记不住教训!

君彦宸双手还平举着,手里空空荡荡,好像他此刻的心。

君默宁右手执着戒尺,俯视着微微仰头的少年,四目相对的情绪里没有丝毫多余的波澜,他轻轻地用戒尺按下少年微颤僵硬的双手,淡淡道:

“这柄戒尺是我特意为我弟弟从兄长处求来的,你……不配。”

“咔嚓”!一声刺耳巨响,远处的青山顶上劈下一道刺眼的白光,一瞬间仿佛把天割裂成了两半!

————————————

彩蛋是一段小小的采访。

评论(517)

热度(1407)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