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47、冲突

此章送给以为在国际期刊上发论文的小伙伴ade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短暂的课间十分钟,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人来人往脚步声声,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却十分安静。

年轻的先生君默宁放下手中的戒尺压在一叠默写纸上,走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桌前端端肃立的学生君彦宸。

“委屈吗?”过了十数息,君默宁突然问道。

君彦宸微微动了动疼得钻心的双手,答道:“说不委屈……是骗您,但是事情没做好,也该罚。”

对于这个答案,君默宁是满意的——其实一直以来,最打动他的,一直是君彦宸的真诚。

只可惜……他背叛得也异常真诚!

“叫你来是告诉你,早间你们梁老师找了我,说你的签名作业没有完成……”君默宁拿出君彦宸的英语例考卷放在桌上,抬眼看着长身玉立的少年道。

君彦宸一愣抬头,这才想起上学期后来几次签名都是先生亲笔,谁知梁老师竟会……

“我不知道梁老师会来找您……给您添麻烦了!”君彦宸低头道歉道,“下课我就去跟梁老师说清楚,我……”

“不必。”君默宁突然打断道,“梁老师很负责任,对你也期望颇高。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让她多加揣测横生枝节……”

君彦宸听着对面先生悠缓的语意,并不太敢相信他理解的意思是不是先生的本意。直到君默宁继续说道:

“所以从此刻起,你的英语成绩再次归我管……”君默宁拿起笔在高三第一周的英语例考卷上签了名,递给跟前的少年道,“梁老师说了,下次把卷子填满。”

在教室里挨手板到掌心青紫都十分平静的少年此刻却红了眼眶,他伸出中得有些夸张的双手接过卷子,垂着眼睑好似在躲避什么地问道:“谢谢……老师……那,老师,我……彦宸需要定一个目标吗?”

“随你。”君默宁打开电脑准备备课。

君彦宸等了一会儿只等到了两个字,心里暗自苦笑自己贪心不足,嘴上说道:“我知道了……那老师,我先去上课了?”

“嗯。”君默宁十指翻飞地在键盘上输着什么,随口吩咐道,“把默写纸拿教室去,今天中午的午修发下去订正……照你的答案就可以。”

“是,老师。”君彦宸上前两步,轻轻地挪开刚刚把他两手打成猪蹄的诫具,把默写纸拿在手中;之后微微弯腰行礼,退出办公室。

门啪嗒一声响,君默宁突然停下了手里的事,转眼看着桌上的戒尺,久久不语……

高三上午四节课,十二点多吃好午饭,十二点半,君彦宸按照吩咐把默写纸发了下去,随后又把自己的默写纸的答案投影在黑板上让同学订正。在一片哀嚎声中,君彦宸坐回座位,拿起笔继续抄写黄帝年号——说是抄其实是默,上午他陆陆续续写了几遍,但是手上疼得厉害,进度不快,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

刚坐下,就听到不远处不知哪个同学说了句“卧艹!都高三了还罚抄!”

君彦宸刚想重新站起来,感觉到旁边有人用胳膊肘推自己,“嗨!把手伸出来!” 吃过午饭把君彦宸一个人扔回教室的宋遐迩突然神神秘秘地掏出一罐白药喷雾,悄声道,“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快上点药吧,你看都成什么样了!疼不死你!”

君彦宸瞥了一眼宋遐迩手上的白色小罐,伸手接过放在自己桌肚里,继续埋头写字道:“抄完再上药,谢了!”

“你这……”宋遐迩简直怀疑通知脑子进了水,转而却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不会又是……那位的规矩吧?”

君彦宸甩了他一眼,不予回答。

这边厢刚刚搞定了宋遐迩,隔了一条走廊的右前方的沐雯菲又突然递了几张纸过来。君彦宸一看,是五遍的年号,各种字体都有,除了沐雯菲的一张看着还端正些,其余都是龙飞凤舞……不堪入目。

“君彦宸,这是我们几个同学的罚抄……你拿去夹在里面交给君老师吧……他这么忙,应该不会仔细看的。”沐雯菲一头长发扎成马尾,气质温婉,向来以文科见长。

君彦宸看了看又还了回去,在少女疑惑的眼神中说道:“老师罚我的我自己抄,而且……弄虚作假岂不是错上加错?”

他本来想说这些纸交上去是在羞辱先生的智商,终于还是忍住了。

“你什么意思?”写了其中一张的凌卓航突然说道,虽然声音不是很响,但是在自修的教室里已经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凌卓航历史功底不错,也颇为恃才傲物,之前还对君彦宸担任历史课代表心中不服。上午的课上看他为了他承担过错,本就心里不舒服。但是不由得他不承认,君默宁当时的气势和结结实实打的那顿手板,对从小没有受过一丁点儿责难的凌卓航以及其他同学来说,震慑力是前所未有的。

所以纵然对抄抄写写的作业极度不喜和抗拒,他憋着心中那股气也趁着课间把年号抄了,如今竟被君彦宸弃如敝履还不算,倒是又做错了是吧!

面对几张怒视耽耽同仇敌忾的脸,宋遐迩连忙打圆场道:“老师罚的是君彦宸,你们替他抄了,君老师没发现自然没事;若是发现了……岂不是还得挨揍!”

末一句话,宋班长成功收到同桌白眼一枚。

说到这件事,沐雯菲、凌卓航自然无法忘记早上的课上的一幕,又看看自己手里三道全错的默写纸,零零散散加起来三四千字的罚抄!从浩如烟海的历史长河中无范围出题本来就太考验人!更何况,这三道题还不是最耳熟能详的那些历史事件!

其实,对凌卓航刺激最深的,还在于他打心里不服气的君彦宸,竟然完美地全对了!

不服、不忿、不甘、不愿面对……这些类似的感情充斥着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的心。

“艹!”异常烦躁的凌卓航又爆了句粗口。

君彦宸皱眉抬头道:“凌卓航,注意你的言辞。”

“我的言辞?哈哈哈……”凌卓航一脸盛气凌人,他坐在沐雯菲后面,跟君彦宸在同一排隔了条走廊,听了他的话语气充满了鄙视道,“没见过你这么没骨气的人,大庭广众挨打不算,把老师的话当圣旨吗?罚抄!老子这辈子没干过这种事!”

宋遐迩想说什么,被君彦宸阻止了。

看到他们的互动,凌卓航心中那种被蔑视的感觉更加深重,本来以他总分班级第三的成绩,大小总能担任点儿什么;历史更是他引以为傲的科目!结果却因为他各科成绩比较均衡却没有突出,历史又被君彦宸的满分碾压得死死的,结果毛都没捞到!

尤其是这个君彦宸,别以为没人知道以前他是个什么货色!

“我说君四少,想当年你也是我百川响当当的人物,怎么现在这副怂样儿?”凌卓航的眼神中充满里鄙视,“是不是因为你爷爷倒台了,你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君氏离京的脏水终于还是兜头兜脸地泼到了君彦宸身上,对于这一点他早有心理准备,所以这话虽然难听刺耳,倒也不至于真正入了心。

而班里其他同学,有的皱眉觉得他此言过分,自然也有一些等着看好戏。

面对凌卓航的攻击,君彦宸只是淡淡道:“现在是午修时间,别再说话了。老师一会儿会过来……”

“老师?”凌卓航笑得更加嚣张,“他算什么老师?开学到现在上过几节课?我们是百川高三!除了你君四少,哪个老师敢动我们一根毫毛?!还罚抄10遍!信不信我告到他开学第二周就滚蛋!”

百川有一个主管德育的副校长姓凌,是凌卓航的亲叔叔——这就是他的底气。

“凌卓航!”整节课都在息事宁人的君彦宸突然站起来说道,“请你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

“刚才哪句话?滚蛋那句?”凌卓航拿起那张三道全部没有完全答对的默写纸,当着君彦宸的面揉成一团飞入了垃圾桶。

凌卓航脸上的得意还没有展现,突然脸上遭到猛烈一击!

“砰”!

——————————————————————

前面的情节上一章提了一些,我觉得应该仔细写一写,就在这里重新写了。

这一章写得很快,但是其实自己不太满意。因为前面的铺垫不够长,凌同学的爆发有些底气不足。不过,阿所没有耐心细细写了,就当凌同学脾气比较暴躁,腰比较粗吧!

阿所又要倒旗了,什么周三周末的,不算数了啊,反正每一更都有优秀小伙伴认领。

就酱!

没有彩蛋!但是票票、心心、手指!全要!

评论(327)

热度(1725)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