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48、打了也白打

此章送给“清辞”小伙伴,祝贺获得国家奖学金和省级优秀毕业生!

————————————————————————————

当君默宁一手拿着默写纸一手拿着戒尺走进历史1班教室的时候,君彦宸已经把个子跟他差不多、但体型明显比他大了一个规格的凌卓航按在地上摩擦了。

哦,准确来说前后也就两个回合:君彦宸冷不丁出手把人打了,凌卓航自然要还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凌同学一个翻身躺倒在地,快得让人觉得他在碰瓷,但是他脸上的愤恨和全身的挣扎又不似作假。

周围一圈同学都有点傻眼——看来君彦宸过去的诨名并不是说说而已的啊,这伸手!久经沙场有木有!

此刻,班里的同学或紧张拉架、或揣手看戏,竟无一人留心到班主任已经走上讲台,直到班长宋遐迩突然大喊了一句“君老师!”,所有学生才在一瞬间安静下来,然后在极短促的一阵桌椅摩擦碰撞中坐回了座位。

场面极其混乱又极其迅捷。自然也没有人留意到猛然之间松手的君彦宸微微颤抖的身体。

场中只剩君彦宸、宋遐迩站着,凌卓航躺着。

“怎么回事?”君默宁放下手里的东西淡淡问。

凌卓航哼哧哼哧地从地上爬起来,君彦宸虚虚地握着红肿的双手一个字不敢说,其余学生大都低着头装鹌鹑;拉架的宋遐迩略略环视了一圈,简明扼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没有一笔带过,也没有添油加醋,所有同学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没有异议。

“好,坐下吧,我们开始默写。”君默宁听完之后,对这件事并不发表意见,只拿起默写纸一一下发下去。

宋遐迩和其他同学颇有些吃惊:就这样?!

“君老师,君彦宸打我你都不处理吗?”从地上爬起来的凌卓航捂着自己的左边脸恨恨道。

君默宁在最后一组第一位同学桌上放下默写纸,转头看着被打了的半大少年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从我个人角度说,我其实不是很反对男生之间用武力切磋,世间本来就有很多事情说不清楚。所以如果你想,可以邀请我们的纪律委员到教室外面的某一个角落里把问题解决了再进来。”

听到君默宁说“纪律委员”四个字,宋遐迩转头,果不其然看到同桌拿着笔的手颤了颤,极好看的字被划拉出长长的一条痕迹。他突然觉得,自己把好兄弟坑了。

听了君默宁的话,很多同学悄悄地抬头看了看凌卓航,嘴角弯弯地偷笑:找老师做主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自己搞不定,求学十六年,其实校园这个看似单纯的象牙塔也充满了各种弱肉强食!

只是凌卓航第一次站在“弱者”这个位置罢了。

“打就出去!不打就坐下!”君默宁的耐心显然不是很好。

在百川这种地方,基本不会出现真正跟老师正面抗的事情,百年老校,该有的底蕴还是有的:尊师重道,从来都是不应该被逾越的底线——至于私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不合规的事情?金庸他老人家说过一句至理名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午修的铃声响起,君默宁收起默写纸,叫了君彦宸、宋遐迩和凌卓航去办公室;君默宁的操作很符合常规,沐雯菲还表示她会和下一节课的梁老师说明情况。

随着办公室门被关上,外界的喧嚣也被关在了门外;君彦宸双手还突突地疼,他犹豫着要不要跪下,想想身边还有同学,也就暂时歇了心思。凌卓航作为一名普通同学,还是第一次来班主任的办公室,以他的经验来看,他这次可能真的闯祸了。

因为他叔叔凌副校长,还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的办公室!

君默宁进了办公室,并不理会杆子似的戳在眼前的班长和两个肇事者,而是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兄长,您是不是提醒下国主他给我安排的差事是老师?他把海军那个烂摊子扔给我真的好吗我现在因为不上课被学生投诉要我滚蛋!”

“谁要你滚蛋?!你让他滚蛋我来收拾!”电话那头传来怒喝。

君默宁抬眼看看恨不得把自己埋了的小鹌鹑凌卓航同学。

“这不重要,兄长,我一个人没有四只手分身乏术,高三和海军耽误了谁都不行!您让国主收回一个任命!”

电话那头沉默。

君默宁气结!

“那好歹把汉生还给我行不行?!不然我明天就卷铺盖回东海!”君默宁自问纵横沧海无往不利,谁知道一朝栽在华家人手里,连楚汉生都被拉去做牛做马!

“成交!”那头“啪嗒”一声挂了电话,君默宁差点把手机砸了!

头疼!

君默宁撑着脑袋揉了揉太阳穴,突然淡淡说道:“跪下。”

凌卓航和宋遐迩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站在最旁边的君彦宸已经扑通一声跪下了,吓得凌、宋二人直接后退了两步,完全搞不清状况!

“说说吧。”君默宁的语气一直都很淡,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心里的烦躁。

班主任什么的,简直比整个默军还烦!

君彦宸跪得笔直,低眉垂首地说道:“彦宸……我不该动手打人;身为班委……罪加一等……”

“你是不是觉得君氏离开了京华……就没人管得了你了?”君默宁突然问道。

君彦宸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先生,这话……这话的意思……

“不……不是!彦宸知错!请……先、兄长责罚!”君彦宸一头磕下,内心如狂澜骤起,不管先生是不是那个意思,至少此刻他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平息事端!

宋遐迩算是见识到了君氏兄弟的相处之道,也明白了君四少为什么会和传说中判若两人——有这样一个被他奉若神明的人手持诫具存在着,君四少翻不了身了……

真正傻眼的是凌卓航同学,刚刚被班主任的一通电话吓得手脚颤颤的半大少年又被眼前的一幕震得目瞪口呆: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刚刚被疑似班主任的弟弟打了!我还扬言要让班主任滚蛋!然后……班主任是国主派来的!

“放学自己过来,现在回去上课。”君默宁直接赶人。

“是……老师。”君彦宸起身,老老实实回教室上课去了。

办公室里剩下宋遐迩和另外一个参与者。

“我有些忙,所以班级里的事情要辛苦班长多协调,办得到吗?”君默宁把目光停留在宋遐迩身上。

宋班长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我和君彦宸的关系不要往外说,我不想让他受到过多关注。”君班主任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他做错事你直接跟我说……任何你觉得不妥的地方……懂吗?”

瞬间升职为班主任御用眼线(专盯班主任弟弟)的宋班长加快了啄米……哦不,点头的频率!

“你可以走了。”

宋遐迩火速滚蛋,心里哈哈哈。他竟然读懂了君老师话里的意思!老爹啊,感谢您平日里的叨叨叨,让儿子这么聪明这么听得懂话!哈哈哈哈……

也因着这份机智,为宋班长日后在新国主身边平步青云,最后成为国主办公室发言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办公室里只剩下凌卓航,君默宁看他脸上有些青肿便知道君彦宸下手不轻,此刻少年似乎还没有完全从今天的状况中反应过来。

“事情你也都听到了,”君默宁开口,语气并不严肃,只是也缺少了些许温度,“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若说宋班长点头如小鸡啄米,那么此刻凌卓航摇头便如拨浪鼓响,要求?他敢有什么要求!他是挨揍了,可是谁让自己嘴贱!

揍了也白揍!

“很好,我喜欢坦诚的人。”君默宁最后说道,“最后一件事,你的默写纸是我认真批改的,你要学会尊重别人的劳动。当然,垃圾桶里的东西我肯定不要,所以……你自己看着办。”

“我明白了,老师,我错了,我以后不不敢了。”少年觉得自己要哭了。

“嗯,你可以走了。”君默宁不再看人,低头开始批阅默写——第一张自然是君彦宸的。

中午的事就在当事人的缄默中过去了,谁也没有多提,同学们只看到中午还嚣张着的凌卓航老老实实地把默写纸抄了11遍,字迹也是前所未有得端正工整;君彦宸第一个回来,好像没受到什么惩罚——当然,就那双中得吓人的手……还要罚抄年号,也是够够的了!

倒是见证了一切的宋班长,神神秘秘地跟和他要好的几个男生私底下嘀咕了些什么,随后,班级中就流出了诸如“老班来历……嘶,不可说,不可说!”“老班是神圣不可得罪的!”“老班虐我千百遍我待老班如神仙”……之类之类的传言。

对于这些传言,君彦宸同学可无心理会,下午他抓紧一切时间抄了十几遍年号,最后一节数学课结束,大家纷纷收拾东西放学。

而君彦宸,则在宋遐迩怜悯、凌卓航疑惑的眼神中,去了办公室。

颇有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

“他没事吧?”凌卓航问道。

宋遐迩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没事?你害死他了!”

——————————————————

彩蛋是宋班长对班主任的话做的阅读理解。大家可以自己先理解一下,然后再看看一样不一样!

哈哈哈哈哈……

我又豪横地更文了!


评论(633)

热度(1774)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