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50、释怀

这一章真的写得……很累很累……也不I知道写清楚了没有,大家姑且看看吧

送给高考结束普天同庆的高三童鞋们,也预祝参加中考的孩子们加油!

———————————————————————————

八月里骄阳似火,丝丝缕缕的微风中夹杂着无边的暑气;夏园里草木葱茏,又依山傍水,到底多了几分凉爽之气。

夏凡不通科技,连电脑开关机都懒得琢磨,惯常使用强摁开关或者拔掉插头之法,但是无可否认,他在某些方面的造诣几乎无人能及。

比如,棋艺。

围棋纵横十九道,夏凡棋风彪悍杀伐果决,从来坚信实力可以碾压一切;以至于这些年与人对弈,几乎杀遍棋坛无敌手。更不用说在他尚且年轻的时候,就杀得当时公认的国手宋千坪投子认输,乖乖去小竹楼教授夏念华的辉煌战绩了。

直到他遇到君默宁。

这个装聋作哑十二年的少年精于思考善于布局,常常于不动声色之间掌控全局。他若执黑便稳坐天元,丝丝缕缕的触手无声无息地交错于棋盘三百六十余点之间;他若执白,便在心中布下一方天下,使对方完全看不懂他的套路,等看懂的时候他已然成了合围之势。

人有走一步看三步,有人走一步看十步,而君默宁在落子之初已经构建了整个棋局。

傍晚的夏园八角亭,“啪嗒”一声轻响,夏凡把最后一颗黑子扔在棋盘中央,看着落日余晖道:“不下了!跟你下棋没劲!”

君默宁浅笑着放下指尖的白子,任桌上棋盘横布残局,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兄长把默宁从东海上叫回来,就是为了陪您下棋?”

夏凡没有回答,倒是倚靠在椅背上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对面的年轻人;后者也不惧审视,兀自执起黑白二子,自己与自己对弈起来。

“我以为你打算就此漂泊东海,不再回来了。”许久之后,夏凡突然说道。

君默宁执子的手顿了顿,眼睑未抬,只说道:“是没打算回来的……此间事了,还回来干什么?”

夏凡自然知道君默宁所说的‘此间事了’是什么意思,他回想着宁氏之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状态,再和此时此刻相比,竟发现和那封信上所说一般无二。

“你的病怎么样了?”

君默宁笑了笑落下一子道:“五哥说,短时间内死不了了……兄长还未说叫我回来干什么?”

“是我让他叫你回来的!”亭子外,华凊矍铄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后面依然寸步不离地跟着那日前来传话的老者——无名。

亭子里的二人都是耳目灵敏之人,没有注意也不过是在家里身心放松罢了,此刻看到华凊,夏凡和君默宁起身行礼。

华凊笑了笑抬脚走进亭子,从唐装的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交给君默宁,开门见山道:“国主一直想把华夏海军交给你,但是你的私事,老朽本不愿意多介入;直到君氏开庭前几日,我收到了这封信……默宁,老朽不问世事多年,但是这封信却打动了我,你先看看吧。”

君默宁双手接过厚厚的信件,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他心中一动,逐字逐句地看了下去。

信的内容有以下几点:

第一,君氏之罪。若不看写信人,就连华凊初读信时也几乎要怀疑这是君氏的对手所写,用词犀利毫无掩饰,一项项的罪证条条能让君氏伤筋动骨;而看了写信人之后,华凊则更为心惊:君氏最小的少年郎,把整个家族的罪证公布于字里行间!

而此刻心惊的人,换了君默宁。

因为信是君彦宸写的!

第二,君默宁之能。东海之清于整个华夏来说其意义不必赘言,而之所以华夏海域盗匪猖獗,并不是华夏国力不足,而是多年来未曾有一个有能力有魄力有智力还要有足够的威慑力的统领者。而今这个人出现了,却因为他自己的私人原因要和自己的家族同归于尽。

其三,也是信的主体,洋洋洒洒详而细之地论述了保住君氏和保住君默宁之家的必然联系:

君默宁出生君氏,筹谋十年为的就是要君氏覆灭;但君氏覆灭的同时,君默宁也自成为君氏之罪无可恕的“逆子”,从此背负罪名不可翻身;

再者,别人不知道,君彦宸和夏凡却非常清楚君默宁的身体,宁氏解体拆了一半,君氏若再亡,等着君默宁的也就是英年早逝的结局;

——只有保住了君氏,才算保住了君默宁!

另外,君默宁为人善于谋篇布局,这么多年他坐镇东海,默军的触手却遍布华夏境内,涉及各行各业方方面面;他若身死,这些分布的势力群龙无首,内部会乱、会对君氏残余发动毁灭性的打击、甚至投身入海,成为新的海盗也不无可能……

——所以只有保住了君氏,才算保重了华夏的安宁!

君默宁静静地看信,随后淡淡地冷笑:为了保全君氏,君彦宸果然无所不用其极!

这样想着便这样说了,华凊一边在凳子上坐下,一边说道:“默宁,你胸有丘壑万象,不要被一些偏见和误解蒙蔽了双眼;扪心自问,这封信到底是要保全君氏、还是保全你?”

君默宁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

 

百川中学,高三历史办公室(2)。

那个敢在信上抽丝剥茧侃侃而谈的少年此刻正昏昏沉沉地趴在沙发上,木质的沙发硌着他身上的骨头,整个人并不好受;但是最让人无法忽略的,还是身后那片挨了打的地方!

紫檀木的五十下戒尺,虽然没有打烂却也差不多了!

楚汉生已经帮他上完药了,可是君彦宸依然疼得神魂颠倒,半条命都游离在九霄云外!

“爷,那信……难道不是彦宸为了保全君氏吗?”楚汉生手里还拿着药罐子,半蹲在地上仰头问道。

君默宁倚靠在办公桌上,手里摩挲着刚刚施虐的紫檀木戒尺,为大个子解惑道:“如果没有信一开始对君氏的罪证的揭露……或许是的,但是有了这些……”

楚汉生豁然开朗了:君彦宸并不知道他们掌握了君氏多少罪证,这信一写,君氏不倒也要倒了;但是这个小家伙竟然用君默宁的生死硬生生地把君氏保了下来!可是反过来说,若是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保君氏,又何必在写信伊始先自曝其罪?

少年胸有成竹下笔千言,他相信看到信的人自然看得懂信——华凌要用先生,华凊就一定会救先生!

“听着很可笑是不是?”君默宁自嘲道,“我处心积虑要灭君氏,最后的最后,却是用保君氏的方式保全了自己!”

楚汉生从来不是笨人,能够跟着君默宁执掌默军以及他遍布在华夏的诸多产业;乃至到了中州之后直接成为君默宁所建晏天楼的对外执掌者,都足以说明这个伟岸孔武的大个子也是个精于谋算的角色。

保全君氏是为了保全君默宁?这样的论调说出去谁会相信?可是君彦宸不但说了,还将这样一个疯狂的念头付诸了行动——给华凊写信、诛杀罗、王两个财务!

然后在真相未明之前,一肩承担了君默宁所有的误解和怒气。

可是他又那么在意他的哥哥对他的看法,那么想告诉他的哥哥他心中的苦……他知道言语是没有用的……

或许……用他的命……会有用……

“幸亏爷刚才及时出手,否则……”

“否则,膻中被堵气海再破,他一身内息无处可去,就只能在全身筋脉中乱窜……待受够了这种万针穿心一般的痛楚之后,一身功力散尽,他这辈子只能成为废人罢了。”君默宁紧了紧手里的诫具,又起了某些念头!

楚汉生倒吸一口凉气,转头看向趴在沙发上的少年,不知道他怎么能对自己下得了手!

“罢了……”许久之后,君默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走到书架前把这把从夏凡处求来的家法诫具放到了尺托之上,“小畜生为了……为了这些事连命都不要了……”

楚汉生突然想起他第一次去见君彦宸,是他家爷让他把这“小畜生”扔到海里去……到如今不过半年时间,却好似人世几番,再一次从他家爷嘴里听到这三个字,竟有千帆过尽沧海桑田之感了……

 

第二天早上,历史1班的纪律委员兼历史课代表顶着半张嘴角、眼角都青紫着的脸进了教室;周三历史午修,因为默写卷不小心写错了一个年号,一道两百来字的名词解释愣是弯着腰抄了20遍;随后接连四天都被罚站在教室后面……

这一连串的操作加上宋遐迩放出的那些消息以及豪言放得震天响,最后自己却变成了小鹌鹑的凌卓航最终也没能让年轻班主任滚蛋……之后,百川中学2023届历史1班,基本做到了把君班任的每一个字都要里外解读出三层意思才肯罢休!

——————————————

彩蛋是下一章剧透……骗粮票用的,可以不上当!


评论(330)

热度(1487)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