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53、过年

这章继续甜!

送给即将参加中考的学子们,祝考试顺利,考上理想学校!

——————————————---

陵川是华夏的一座古城,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众多人文景观,每年来到这里旅游和参观的人很多;但是总体上她依然无法和京华的繁华和发达相媲美。

因为今年是君天恒这一支回归陵川的第一年,所以陵川君氏在除夕这一日在祖宅相聚一堂。不管君天恒一脉在京华经历了什么,家主君天恒这些年身居高位,为家族带来无数利益,其威严不可挑衅;况且在陵川,他们依然是君氏主支。君少夏、君少殷和君少周三兄弟,依然是君氏中最出类拔萃的中流砥柱!

    君氏年夜饭,祖宅里摆了七八桌,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觥筹交错语笑殷殷。没有人敢不开眼地提一些不该提的话题,至少在陵川,在祖宅,在当面,他们不敢。

该八卦的,该揣测的,该奚落的,早就在这半年里说得太多太多了。

此刻,倒是二少爷君彦霈的婚事和四少爷君彦宸的成绩成了宴会上的两大话题,君彦霈把自家三叔君少周卖了堵住悠悠众口。大家不太敢拿君三爷的事情谈八卦,就只好把矛头对准了传说中不太争气的君四少爷……

向来以沉稳大气著称的长兄君彦霖施施然喝了口酒,淡淡道:“各位叔伯婶娘不要再问了,宸儿这次没发挥好,就比第二名高了12分,等过了年,父亲可要好好罚他!”

当时饭桌上安静了那么一会儿,然后大家纷纷低头吃饭喝酒:倒是没人怀疑君彦霖的话,只是大少爷您这么凡尔赛……真的好吗?

    午夜时分,城市依然火树银花灯光璀璨,即便是宣明山脚下的村落也是家家灯火户户团圆。

    ——只是不知这世间,是否人人都如此平安喜乐?

君氏祖宅里,君氏族人陆陆续续离开了,老宅又恢复了平日的沉寂和肃穆,只剩下君天恒一支三代齐聚在小花厅里。作为家里唯二两个女眷的二房秦羽和长房长孙君彦霖的新婚妻子赵锦玉上上下下张罗着,男人们则喝茶聊天,交流着最近半年来各自的情况。

君氏三兄弟已经在回到陵川之后分家了,现在各自忙着各自的事业,倒是难得相聚。

君天恒坐在上首的位置上,看着膝下儿孙,突然心生感慨:远离了谋算和争斗的日子,消磨了野心和斗志,却带来了平和与安然。

一饮一啄之间,古稀之龄的老者竟一时也分不清到底是庆幸还是不幸了。

君氏的第三代人聚在一个角落里,老二君彦霈一边拍着君彦宸的肩膀一边说道:“真是没想到啊,咱小彦宸竟还是个读书的料!这考分拿出来怕是连大哥都要甘拜下风!刚才那些叔伯兄弟们还吹着牛,彦宸这成绩,一个碾压他们十个!”

君彦霖点头道:“彦霈说的没错,不过小宸,你以前那些成绩怎么考出来的?”

说到这茬儿,君彦霈迎着新嫂子疑惑的目光把弟弟那些惨不忍睹的个位数考分和老师、家长的各种投诉段子一样说出来,连带端着水果出来老管家都心有戚戚地插上一两句话——怪只怪君四少声名在外前科累累!

当事人君彦宸也不反驳,只是笑,默默地承担起了前世今生。

他们的话题也惊动了君天恒,老人最喜儿孙争气,而况是他最喜爱的小孙子,“半年不见,宸儿看着长大懂事了许多……跟爷爷说,在外面读书是不是很辛苦啊?”

君彦宸从椅子上站起来,正对着君天恒道:“没有,爷爷,宸儿能照顾好自己的,您不用担心。”

“长大了!真是长大了!”君天恒对君彦宸的仪态回答十分满意,老怀大慰道,“世家子弟温良恭俭,刚才我就看了一会儿,宸儿啊……你真是……”

老人见识广博历经世事,从这一次小辈们回到祖宅他就感觉到了这个最浪荡不羁的小孙子的不同之处,言行举止待人接物,处处透着世家弟子的教养和风仪。

君少殷和秦羽相视一眼,君彦宸的变化他们感触最深,自然也非常清楚,这改变缘何而始……

天色已晚,君天恒到底年纪大了,陪着说了一会话就由老管家和君少夏伺候着休息去了;剩下的人等到午夜的钟声响起,互道新年之后也各自回到房间睡去了。

灯火渐息,夜深人静,远处的宣明山在星光月色下,绵延着亘古的安然。

君彦宸回到房间之后有些睡不着,他索性打开窗户,任凭外间寒凉的夜风吹拂进来;晚宴上他被旁支的叔伯兄弟灌了几杯酒,不至于喝醉,但是神思总有些恍惚,此刻被寒风一吹,倒是清醒了一些。

先生……此刻在干什么?少年的眼神投向悠远的黑夜,思念着千里之外他最牵挂的人。

大概是在和师父一起烤红薯、喝酒?这一世先生没有娶妻生子,也唯有师父不离不弃地陪着他了……

君彦宸倚在窗口,无边的夜色里思绪也蔓延到不知名处。

其实他在中州登基为帝之后,便很难得与先生和师父共度除夕了,乃至君氏南迁之后,便是连见一面都是奢望。到如今他每每回忆起小时候在中州云中山别院的那些年……竟遥远得恍如隔世——真真是隔世了。

想到这里,君彦宸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戳开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置顶的对话框“先生”,发送了一条消息,很郑重的两个字:

“兄长。”

“嗯。”隔了三五秒,君默宁回了一个字。

君彦宸的眼底晕染上了温暖的笑意,继续叮叮咚咚地戳:

“祝兄长身康体健,万事顺心!请恕彦宸身在千里之外,不能叩首请安!”随后少年鼓足了勇气,发了一个卡通版的小人,啪啦啪啦磕着头。

又隔三五秒,这边的君彦宸紧张地手心都出汗,直担心自己的表情是不是有些孟浪。“啵”一声,消息到了,他的心和手同时抖了一下。

“无妨。”

随后又一条:“早点睡。”

君彦宸终于放下心来,刚想发个“是”,又有“啵啵”两声响。

“新年快乐。”

以及……一个……转账红包???

君彦宸瞪大眼睛数了数“〇”的个数,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然后立刻又发了一个消息:

“谢谢哥哥!”加上一个啪啦啪啦磕头的小人!

与“先生”的对话到此为止。君彦宸趁热打铁,马上戳开“师父”的对话框,一串文字飞了出去:

“师父您睡了吗?”

“新年好呀!”

“有没有想彦宸啊?”

“先生刚才给我发了个大红包呀!”

“……”

“闭嘴!”正在烤红薯的楚大个子收到徒弟问好本来心情挺好的,看到后来就发现小徒弟居心不良,随手戳了个红包给他封口!

“谢谢师父!”这边厢,小财迷君彦宸心满意足了。

第三个,君彦宸戳开了段知瑾的微信:

“姐,新年快乐!”

然后转了一个红包。

“新年快乐,彦宸。”

“这是……”

“咱哥给的压岁钱,分你一半……你不要我独吞了啊!”

那边秒收!

君彦宸笑笑关了手机,他之所以能和段知瑾相处,是因为这个少女有着别样的大气与通透,面对身世遭遇不矫情,面对挫折困难不放弃。

随即他又想到宁语的手术,不知道夏凡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因为宁语的身份特殊,有些事有钱都不一定能解决。

大年初一,阳光明媚,气温虽然还是很低,但是并不感觉寒冷。君彦宸一家在君天恒的带领之下完成了祭祖仪式。

又过了几天之后,君少夏兄弟各自离开老宅,回到陵川的自己的家里。

正月初七,君彦宸收拾好了行李,打算启程回京华准备开学了。

“宸儿,你都收拾好了?”秦羽偕同君少殷一起走进儿子的房间,入目处无一不是井然有序,整齐得简直像是用尺子量过。

“爸,妈。”君彦宸停下手里的事,答道,“都差不多了,晚上六点的火车票,明早就到学校了。您二位放心,到了学校我给你们报平安。”

“妈妈有什么不放心的……”秦羽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眶有些泛红,“妈妈知道,宸儿能这么优秀……一定很不容易……一定吃了很多苦……”

“男孩子吃点苦没事的。”君少殷拍了拍妻子的肩膀,上前一步对君彦宸道,“你一个人在外求学,记得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你母亲担忧。”

“我知道,爸,我会照顾好自己。”这件事情,前世今生他已经受过太多太多刻骨铭心的教训。

“还有一件事,”君少殷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日渐成熟的儿子说道,“五月份你们就要填志愿了,你有没有想过考什么学校什么专业?以前成绩不好就算了,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吗?”

君彦宸心里“咚咚”敲了几下,他一边把充电器放进行李箱一边随口问道:“爸,您说我做个旅行家怎么样?”

君少殷和秦羽相视一笑,秦羽在少年干净的床沿上坐下道:“你想做旅行家也挺好的,左不过接下来妈妈要督促你爸爸给你多赚点车马费!”

君少殷也笑,摇着头纵容。

“那……如果我想从政呢?”君彦宸突然换了个想法。

夫妻二人再次相视一眼,君少殷皱着眉头站起身,走了几步到儿子跟前,郑重道:“宸儿,家里的情况你知道。你祖父立下家规:君氏三代以内不从政。不是你祖父自私,而是君氏的影响非三代以上不能消除,这是为儿孙计的远虑,你要遵从。”

——————————————

彩蛋是彦小宸同学收到的压岁钱,不建议看,会让自己羡慕嫉妒恨死!

评论(480)

热度(1458)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