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56、东窗事终发

高考成绩发了,陆陆续续有小伙伴发来了优秀的成绩!!!

阿所真为你们的成功感到高兴!(哪些小伙伴我放在文后啦)

—————————————————————

下午是两节连在一起上的历史大课,上完已经五点。日暮四合,夕阳的余晖倾洒在碧绿葱茏的校园里,一派欣欣向荣之景。君默宁向来没有拖课的习惯,学生们伴着下课铃声准点放学。

拿着书本教具回办公室,用钥匙打开锁着的门,不出意外看到里头笔直跪着的身影——每一次君彦宸在办公室受罚,君默宁必然是将他反锁在里面,既是避免被人撞破之后传出些闲言碎语,多少也顾及着少年的面子。

“先生。”君彦宸垂头问好,跪得更直了些。

君默宁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走进去看到茶几上已经抄完的《孝经》,他也不拿起来看,只是自顾坐到办公椅上喝水。待解了渴才对罚跪的君彦宸说道:“我与君氏的关系你最清楚,有些事强求不来,所以尽孝这件事,身为兄长,我无法为你表率,你懂我的意思吗?”

君彦宸点头道:“彦宸明白。今日是彦宸对父亲不敬,彦宸知错,以后不敢再犯了。”

“你既决定从政,私德必修,日后一言一行都要有所约束,以免授人以柄。”自消除芥蒂之后,君默宁对少年的学业品行一直都是满意的。只是从政之路看似前途无限,实则步步维艰,虽然有兄长乃至华老在背后支持,但是君天恒留下的影响依然是君彦宸从政之路上无可避免的绊脚石。

君氏三代不从政,君天恒的家规定得并没有错。

“是,彦宸自当谨慎小心,谢先生教诲。”君彦宸叩首及地,行了大礼。

受了少年的大礼,君默宁突然有些豁然开朗地笑道:“倒也不必太过谨小慎微,毕竟你还是我君默宁的弟弟!”

少年直起身,眼中光华流转。

“起来吧。”君默宁看了看时间道,“带你去吃晚饭。”

“谢先生!”惊喜之情冲走了一下午的忐忑,少年踉跄起身,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高兴。

兄弟俩一前一后走出办公室去教师食堂吃饭,一路上遇到不少学生,不过大多是高一高二的,到了高三这个时候,大多数学生都选择回家或者在外面租房子住——学校作息有硬性规定,并不适合高三挑灯夜读。

这样堂而皇之地随先生吃饭还是第一次,对于他们的关系,先生一直讳莫如深,此刻竟然大白于天下,君彦宸落后半个肩膀,雀跃着。他和君默宁一人穿校服一人穿工作服,气质上一个温润而含蓄,另一个却凛冽而出挑,可是走在一起是如此相得益彰。

君氏二子如同一道风景线,行走在夕阳余晖的璀璨之中。

教工食堂里有不少老师和学校职工前来用餐,看到这二人也都不由自主地侧目凝视。君默宁在校时间短,更兼忙于海军事务,饭菜基本都由楚汉生准备好带到办公室吃的。像这样堂而皇之来教工食堂的次数,实在寥寥。

君彦宸是学生,更加不会来此了。

教工食堂的饭菜非常丰富,君默宁用教师的饭卡打了一条清蒸鳜鱼,一份红烧肉,一份凉拌黄瓜,一碗荠菜豆腐羹,都是两个人的量。旁边还有一个打包盒,奶白清香的椰汁里静静地躺着两个紫米球。

君彦宸去打了两份白米饭回到小巧的元桌边,一眼看到了其中两道熟悉得刻骨铭心的菜,一时之间多少记忆纷至沓来!

“发什么愣?坐下吃饭。”君默宁看君彦宸拿着两碗饭呆呆地站着,出声提醒。

少年回过神来,连忙放下一碗饭,然后双手把另一碗放在先生面前。落座之后,又是等君默宁动筷之后他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学习一天的消耗量无比巨大,下午又是说服老爸又是罚跪抄书,更兼饭菜极合胃口,君彦宸觉得自己已经化身饿死鬼投胎!

君默宁倒是吃得慢条斯理,他看得出少年已经饿狠了,却偏偏无论在礼节还是吃相上都挑不出半分瑕疵来。

看着他仿佛刻在骨子里的教养,君默宁终于敛了目光,专心吃饭。

吃晚饭收了餐具,君默宁对君彦宸道:“去操场消消食,从今天开始晚上的锻炼先停了,有时间早点休息。我去办公室整理下材料。”

“知道了,先生。”君彦宸点头道。虽然他并太清楚先生在海军那边的情况,但是看今日的情况,应该是尘埃落定了。

世事羁绊至此,想来先生应该也无暇再在那些恩怨情仇的情绪里自艾自毁了吧。至于先生和君氏的关系……

君彦宸看着君默宁的身影渐行渐远,他也往操场上走去,跪了两节课的膝盖有点疼但是并不妨碍他在跑道上走两圈。少年一边听着校园里嘈杂的青春之音,一边思忖着:

先生始终没有问及今日他是如何说服父亲有关从政的事,定然是已经打定主意与君氏再无瓜葛了——其实能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放下了吧,毕竟当日,君氏真的派人想要先生的命!

说到劝服父亲君少殷,君彦宸脚步未停,其实用夏凡的理由已经足够了。君氏从金华全身而退,祖父和伯父他们其实并不清楚真正的原因,但是他们知道夏凡在这件事情里一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今他把目标锁定了自己,其实君氏……并没有反对的能力。

只是到底是借了一点夏凡的势,不过想必他也不会介意……就是万一被先生知晓,他这张嘴怕是不能要了!

至于他和夏凡的交易……君彦宸并不太敢想下去,他和夏凡有约定,也相信夏凡不会出卖他。但是先生的直觉灵敏到可怕,不经意间的一丝破绽就会让他有所怀疑。受教二十多年,君彦宸从未说谎。不敢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情况是他的谎言尚未出口,真相已经大白于先生眼前。

这一次……就看他能瞒多久了……

慢悠悠走了两圈,脑海里翻来覆去地琢磨了很多事情,君彦宸甩甩头,不再多想。

他要先去教师宿舍收拾下东西。先生两周不在,他几乎成了那间单人套房的常客。幸好床单、被套他都趁着五一假期清洗过了,所以只要带走自己的东西就好。

宿舍在12楼,习习的凉风吹动落地窗帘,君彦宸开门进去的时候,发现放在书桌上的手机正在响着。他没来得及关门就快步走进去,拿起手机一看,是段知瑾。

“姐。”

“彦宸。”电话那头传来少女的声音,“没打扰你吧?”

“没事,吃好晚饭刚好休息一下,有事吗?”君彦宸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上,一边聊天一边收拾。

段知瑾说道:“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一声,我妈……回去了。”

宁语刑期未满,回哪里毋庸赘言。

“嗯。她身体怎么样?”

“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能慢慢修养……”说到这里,段知瑾突然停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彦宸,我听凌大夫说这一次我妈的手术……多亏了你……我妈说崔医生是肾外科的泰山北斗,你是怎么请到他的?”

“我哪里请得动泰山北斗?”君彦宸语意轻松,手底下也没停,“咱哥哥和凌大夫交情甚笃,没有这层关系,我也是寸步难行!好了姐,既然宁伯母已经没事了,你也可以安心了。我下个月高考,考完了和你一起去看她……”

书桌对着阳台,近七点的时间光线已经暗淡。可是房间里的灯突然“啪嗒”一下亮了,被光刺痛了双眼的君彦宸,整个人好像没施了咒语一样紧紧地崩了起来!

“好,彦宸,谢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如果有机会,你也帮我和……和大哥……说声谢谢……”

对面少女的声音还在从手机里传来,君彦宸却已经无法再听下去了,他僵硬而机械地转过身,明亮的灯光里,男子周身冷冽如冰。

寝室并不大,君默宁几步就从门口走到书桌旁,照着君彦宸惨白的脸反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挨巴掌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先生下手的力道向来不是他能够承受,加之又是反手打的,君彦宸被一巴掌抽翻在桌上,牙齿磕破了嘴角,最糟糕的是鼻腔里一时血流如注!

手机还开着,这边的动静传到了段知瑾耳中。

“彦宸,怎么了?你那边什么声音……”

君彦宸连忙掐断了电话站起身,“啪”!果不其然又是一巴掌!

君彦宸呢顾不得鼻子嘴里都滴滴答答地流着血,慌忙在地上跪直。

“啪!”一巴掌,少年别过脸,膝下用力,到底没有倒下。

“我不记得我请五哥办过事。”

“啪!”一巴掌,少年膝下踉跄,堪堪用手撑着才没有倒下,止不住的血滴在洁白的地砖上,像盛开的额血色之花。

他撑起来跪直。

“啪!”一巴掌,一下重过一下的力道终于抽翻了人,君彦宸一声闷哼扑倒在地,满眼都闪着星星,轰隆隆的耳中传来雷霆般的质问:

“我与崔士镇并无深交,五哥也只是晚辈!你凭什么拿我们的名号请他去给一个罪犯看病做手术?!”

“说!”

——————————————————————————

 @高冷外外 哇,全国甲卷696,数学满分!!!

 @晚夜微雨问海棠 哇,高考652,满足清华在当地招生!!!

 @三人行 保研成功!!!

——欢迎更多小伙伴跟阿所报喜!最近一段时间有点忙,没有固定的更新时间,所以也不存在加更之说啦。不过,你们的好消息会让阿所文思泉涌哦~~~哈哈哈哈哈……

让你们的优秀成绩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以及……你们懂得~~~嗯?


评论(278)

热度(1466)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