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51、彦小宸的幸福生活

恭喜四六级考生完成考试,预祝大家顺利通过!

听说大学生们也都要考试了,大家加油!

——————————————————

属于君彦宸的高三生活算是正式拉开了帷幕,除了一尘不变的学习和作业之外,不管是因为这是他们在百川的最后一节运动会,还是不负青春的蓬勃朝气,1班也同其他高三班级一样放弃了9·18歌会的文艺演出,选择参加学校最后一次运动会。

9月27、28两天上午进行了高三第一次月考,29、30两个全天是百川中学一年一度的校运会。按照百川的比赛规则,每个班15个男生15个女生参加所有的比赛项目,除了最后的接力之外,每个运动员参加不超过3项。

也就是说,1班16个男生,只有1个人可以不参加比赛。

经众人商议决定,班长宋遐迩这个公认的运动渣渣就算了,让他来统筹安排这两天所有的比赛项目和后勤工作还比较靠谱一些。

其他所有的项目的上报还算顺利,唯有男子3000米被卡住了——这一项很多班级都会无人参加,1班的情况不算特殊。

宋遐迩却是知道君彦宸的底细的,他用胳膊肘推了推正在整理英语例考卷上的单词词组的君彦宸,试探道:“怎么样啊?跑一个呗?”

君彦宸抬头,略略动了动昨夜挨了手板的右手,点了点头。

于是在百川中学第89届学校运动会现场,无数的学生老师都看到了一个外表温润含蓄笑容阳光的少年,全程匀速不说,一大半选手被套了圈,最后极尽残暴地碾压了上一个3000米历史记录!

当时的百川操场都几乎沸腾,微微喘着粗气的少年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央,享受着两世以来从未有过的热烈和激动。突然,他好似心有所感一般把目光投向高高的看台,那里,他崇仰了两世的男子迎着他的目光微微笑着,然后让他决然没有料想到的,缓缓伸出了一根大拇指!

君彦宸激动地心都要跳出来,眼里的光华比阳光还要灿烂!

当然,这一切都不妨碍当天晚上君彦宸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挨戒尺,英语月考128分22下戒尺,加上因为运动会延期责罚的10下,什么脸不红气不喘,什么笑容灿烂眼含光华,都不存在的,竖过大拇指的那只手把这一切统统抽成了涕泗横流,还有在办公室的茶几上跪着写作业的楚楚可怜了!

运动会过后就是国庆长假,不过百川惯例,高一高二放五天,高三放三天,其余排课。也因此,君彦宸与家里通过电话之后便老老实实待在学校里了——当然,身上的伤也不允许再有任何折腾了。

当天夜里,运动会之后的疲累加上身后的伤疼得磨人,君彦宸在宿舍的床上翻来覆去一整晚。因为同宿舍的其他同学都回家了,第二天也没人叫他,直到君默宁和楚汉生因为联系不到他而直接杀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了!

穿着睡衣盯着鸡窝跪在寝室地板上的君彦宸从书包里扒拉出手机来,可不就是没电关机了吗?

并不习惯长时间睡眠、又活生生饿了一天的少年呆愣愣地抓了抓脑袋,这副没睡醒的傻乎乎的样子气煞了暴脾气的先生一枚!

因着这件事,君先生下了死命令,但凡双休假日,君彦宸就住到学校安排给老师的宿舍里。教师宿舍的条件显然比学生宿舍要好很多,至少有空调和独立的卫生间,实在没时间的时候,好歹还能用电磁炉烧个面。

当然,这么低智商的错误又让我们的彦小宸同学为自己赢得了每日早晚各半小时的体能锻炼任务,这一点对于恨不得每天用二十五个小时来学习的高三学生来说,实在是雪上加霜。

但是不管怎么样,日子也总是要过的;幸好君彦宸是被高强高压锻炼出来的身体和灵魂,在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节奏之后,他的各方面成绩都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势不可挡地进步着。

转眼间,高三结束了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君彦宸以语文145分,数学130分,英语135分,历史150的成绩问鼎历史三个班级共计118名学生。

被这样一个高三成绩闪瞎了狗眼的同学们不知道的是,成绩出来的那天晚上,历史班第一名的君彦宸同学还是疼得天昏地暗地挨了35下紫檀木戒尺;君先生恼怒他在数学方面没有寸进,又加了每日一道数学卷最后一题的任务——自然,做不对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11月11日,周五,高三年级第一次家长会。

君彦宸家里来的是秦羽。

11月的天已经凉了下来,穿着一身得体套装的母亲很认真地坐在儿子的座位上,专心地听取每一位老师对于这次考试成绩的解析;当她得知君彦宸竟然是历史班第一名的时候,夫家遭逢剧变的母亲几乎要留下泪水。

而这一次,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周遭那么多家长的艳羡的目光!

秦羽在家长会结束后见到了君彦宸,孤身在外的少年瘦了,可是精神却蓬勃;优异的成绩没有让他张扬倨傲,反倒浸润成了翩翩公子的内敛。若说秦羽之前还有些责怪他为什么不去外祖家投靠,看到如今的儿子,已然再没有这个心思了。

母子俩在教室门口简单叙了几句话,秦羽就问道:“宸儿,你的新班主任……怎么会是……”

“妈!”君彦宸突然打断了秦羽的问题,目光跨过她的肩膀看着教室门口。

秦羽转身,看到了她口中的新班主任。

“妈,君老师……就是哥哥。”君彦宸解答了母亲的疑问。

秦羽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些什么。

“夫人。”君默宁眉目舒朗,态度谦和;同秦羽打过招呼之后又对君彦宸说道,“你与令堂分别两月,这两天的功课先放一放,好好陪陪她。”

“是,谢谢哥哥。”君彦宸的回答恭敬中透着喜悦。

君默宁没有介意少年明显夹着私货的回答,朝秦羽微微点头致意之后转身离开。

“彦宁!”秦羽突然唤道。

君默宁脚步一顿但并没有回头,这个称呼……很多、很多年没有人这样叫他了。

秦羽上前一步,柔声道:“彦宁,谢谢你照顾宸儿……也谢谢你……”秦羽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君氏回了祖地陵川,你有空……回家看看……”

君彦宸有些紧张地盯着先生的背影。

君默宁回转身来,神情比君彦宸预料中要平静许多,他看了看眼前的母子俩,说道:“夫人说彦宸,他是我的学生,教好他是我的责任;至于您说的‘家’……夫人,默宁在十几年前就没有家了……”

教学楼里,参加完家长会的家长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君彦宸母子目送着年轻的班主任在耀眼的灯光下穿过长长的走廊,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家长会过后,学生们再次投入了高强度的高三复习,时光匆匆而逝,转眼就到了华夏历2023年的元旦。

在这段时间里,君彦宸曾经利用双休日到京华医院探望过宁语两次,因为是保外就医,他没见到人,只是听段知瑾说,病情还在恶化着,可能需要换肾。

说这话时,少女眼中的坚强退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措和无助:她不能再向君彦宸开口,他已经把车都卖了……

这一次,君彦宸也没有向段知瑾保证什么,在没有确定的把握之前,任何不尽不实的话都只是谎言。

但是宁语他是一定要救的!

君彦宸忘不了先生说自己没有“家”时的神情,若说这世上还有人能够从先生身上感受到他内心的情绪,他君彦宸绝对是排在第一的那一个!

或许先生今生都不会认君少殷和宁语这对父亲和母亲,但是先生认不认是先生的选择,他们二人是否安然在世是他君彦宸的责任!

吾心安处即是乡,只要君少殷和宁语还在,先生的‘家’就在;若有朝一日浪子归心倦鸟还林,君彦宸必须要保证,有这样一个地方有一双等着他的……家人。

元旦假期,天已经很冷了。

先生和师父又陷入了年终岁尾的忙碌之中,君彦宸一个人住在分配给先生的教师宿舍里,期末考试将近,他的功课也是成倍成倍地往上翻。

新年1号早上,君彦宸刚刚吃好早饭从食堂回来,就听到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在响。

是段知瑾。

“彦宸!”少女的声音同时带着喜悦和不安,“我妈的肾源……对上了……”

“钱的事……交给我。”隔着虚无飘渺的信号,十七岁的少年沉稳而果决回应道。

挂了电话之后,君彦宸走到教师宿舍的阳台上,感受着冬日阳光的暖意;手机上又有新的消息传来,是父亲叮嘱他好生学习听“老师”的话,也是母亲询问他何时回家。

君彦宸在阳台上站了一会,拿起手机拨通了夏凡了电话,语气淡淡道:“夏先生,上次您跟我说事……我答应了。”

“哦?”电话那头传来夏凡有些诧异的声音,他转而问道,“那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

“我要宁语活着,好好活着!”少年放下手机,深深地吸了一口冬日冰凉的空气。

评论(359)

热度(148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