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来径

057、险死还生

恭喜“影”小伙伴,中考成绩760,英语物理满分!

中高考成绩陆陆续续出来,不管考得怎么样,阿所都真心祝福大家

——————————————————————

要说就要从头说,君彦宸刚刚张了张口,却只有满嘴的血。

君默宁紧了紧同样染了血的右手,忍了心中之气道:“去洗干净。”

“是……”君彦宸从地上爬起来,捂着口鼻朝卫生间走;经过茶几的时候看到从食堂打包的椰汁紫米球,才知道先生突然间回来怕是因为……忘了把这东西让他带回来放冰箱里?

无暇多想,君彦宸走进卫生间,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样子。默默苦笑,虽然本尊给他带来了无数的烂摊子,可是……他好像也给这具娇生惯养的身体招致了不少皮肉之苦,他们……算是扯平了吧!

手脚麻利地擦干净血迹,没什么大事,就是第一下巴掌打得不巧,止了血没什么大碍;倒是后来几下都打在左边脸颊上,此刻已经肿得有些夸张。

今日之果早在君彦宸的预料之中,瞒天瞒地瞒不过先生,窗户纸从来包不住火;但是好歹宁语的事已经了结,剩下的便都不重要了。

对着镜子,君彦宸擦干额前发梢上的水,又拿了块毛巾走出卫生间,哼哧哼哧地把书桌上地板上的血渍都擦干净,又回到卫生间洗了手。

君默宁站在阳台上,12楼的高度让他可以看到很远处的城市的灯火,不同于大海之上的苍茫寂寥,那些灯火里蕴含着人间烟火无数。

没有人告诉他,宁语病了,病重到需要崔士镇出手才能治愈——兄长对他的纵容,已经到了感同身受的地步,他又怎么可能把这件两难的事情告诉自己?

身后传来膝盖落地的声音,君默宁转身看到已经打理干净的少年一脸的伤痕,情绪已经回落,他不会再动手;但是他也没有走进去,而是隔着落地的玻璃门框淡淡道:“说清楚,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清楚。”

要说清楚就要从头开始,一切的一切,还得从去年君彦宸请教宋遐迩英语的那一次邂逅说起。

君默宁自然也没想到,那次因为晚回了三个小时罚他跪到深夜,竟然是今日这一切的开始。

君彦宸在继续说。

安顿好段知瑾,又把他爸扔进了戒毒所,后来就发生了君氏受审离京的事,君彦宸一度自顾不暇,自然无法理会段知瑾。直到暑假里,段知瑾打电话向他求助。

宁语病重的消息让十七岁的少女彻底失了方向,宁语留给她的钱早就被段方牧挥霍完了,走投无路的少女一度想过用她的身体去换取母亲的生机。只是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绝望的少女在万不得已之下,拨通了君彦宸的电话求助,当时的她决然没有想到,这通电话给了她多大的生机。

君彦宸让段知瑾向警方申请保外就医,因为宁语的病情严重,很快她就从规定的普通医院转入了京华医院就诊;彼时,君彦宸手里还有两辆名牌跑车,事情发生以后,他立刻就托过去的关系一次性全部脱手了。

钱都给了段知瑾。

高三开学那次君彦宸和段知瑾在医院被凌梧撞见,虽然当时没说什么,但后来君彦宸还是与凌梧打了招呼希望能够保密。

凌梧瞒谁也不会隐瞒他的主子夏凡——其实宁语能够这么快找到肾源,也是因着这二人的关系。

只是肾源找到了,姐弟二人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因为宁语的身份特殊,她的所有治疗费用全部都要她自己承担——而且,这毕竟是关乎性命的大手术……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君彦宸不可能让事情有任何差错,所以就有了那场如同“卖身”的交易。

四个月之后,宁语病愈之后回去继续服刑;而阴差阳错之下,君彦宸在事情刚刚解决的第一时间就全盘暴露!

城市的夜色里,霓虹闪烁火树银花;晴朗的夜空中,繁星点点月光皎洁;寝室明亮的灯光里,直身而跪的少年眼神澄澈神情坦荡,却只有阳台上的男子,隐在12楼阳台的角落里,周身笼罩着黑暗。

许久之后,君默宁才转过身看着少年问道:“你和段知瑾说这一切是我和五哥所为,那你是怎么跟君少殷解释志愿的事?”

所有的根由在于一场交易,而偏偏不可对人言。

君彦宸如实道:“我只说……是夏先生……”

“呵……”君默宁冷笑道,“所以你的办法就是骗!骗过段知瑾,骗过君少殷,再用‘愿意’二字来骗我!”

愿意从政,是君彦宸对君默宁的解释。

“没有!”男子字字如刀,刮得少年体无完肤,可这些都是事实,他无从否认!直到这最后一句刺得他灵魂都要出窍!

“没有……”君彦宸重复了一遍,灯光下他的眼眶很不争气地红了——无论经过多少年多少世,有些话依然比生死还具威力。

“先生,彦宸愿意从政,不是谎言!”

“你不是想做旅行家?”君默宁旧事重提,语气莫名。

君彦宸苦苦一笑,道:“现实与理想很多都不能两全,人生在世到底不能一事无成……更何况,零专业的从政之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彦宸想走,也有这个能力走……其实即便没有宁……宁语的事,彦宸多半也会答应夏先生的……”

“那你为何要救宁语?”君默宁的语速很慢,语气很平,全然没有起伏。

君彦宸突然悲从中来,他看着阳台上黑暗中的颀长身影,想到上一辈子他的苍凉结局,他突然恨死了将他裹挟着的黑暗!

为什么?为什么光明就在眼前,可是先生却只是画地为牢!事已至此,那就让他来做这个撕开一切的人!

一念及此,少年语意激愤道:“先生!您的病就是从宁语入狱开始的!您还不明白吗?您没那么无情!母族、父族覆灭之日,便是您自己殒身之时!”

君默宁豁然转身!

刺眼的灯光里,少年矮身跪着,可是他那刺人的眼神却仿佛利剑一般直直刺入君默宁的心间。

是的,刺!毫无遮掩毫无转圜毫无犹豫地一刺到底!

狠决!

被这样的眼神逼到绝境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仿佛被情绪碾压至几乎窒息的君默宁胸腹间升腾起翻江倒海的痛楚,终于化作一口炽热心血“唔”一声吐了出来!

“先生!”君彦宸连忙起身疾步上前扶住泰山倾倒一般的男子,抱到手中才看到晚饭时还对着他笑的人此刻连呼吸都极为微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巨大的恐惧让君彦宸浑身都在颤抖,他轻轻放下怀里人,连滚带爬地冲到桌边拿起手机。他的手颤抖得太厉害,输了几次才输对了凌梧的电话。

之后他回到阳台上,催动隐龙心诀,一股绵密柔和的气息不要钱一般地输入君默宁四分五裂奇经八脉之中……

 

两个小时以后。

“怎么样?”夏凡皱眉问道。

凌梧启出银针又把了脉才说道:“主子放心,脉象显示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这一次实在太过凶险,要不是……君彦宸用内息控制住了那些乱窜的真气,默宁……”

夏凡恨恨又无奈地看向跪在床脚的苍白少年,伸出手指点了点又甩开,忍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说道:“你是嫌他死得不够快吗?上次杀了两个财务已经差点要了你哥的命!这次你又干了什么事啊!”

君彦宸并不知道君默宁在夏园遇险一事,此刻听到夏凡提及,本已内疚的眼中更添仓皇。

他没想到会这样的!

————————————————————

彩蛋……反正我自己写得很开心,大家随便看看吧,不看问题也不大

没什么实质内容。


评论(424)

热度(150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